FEDERICO PARRA/AFP/Getty Images

唯利是图之恶

坎布里奇—7月23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西半球主管亚历杭德罗·沃纳(Alejandro Werner)表示,IMF预计今年年底委内瑞拉通货膨胀率将达到1,000,000%。4月份时,IMF说到今年年底委内瑞拉GDP将比2013年水平低45%。这些数字令人难以置信。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又是如何发生的?

科学擅长回答“如何”甚于“为什么”。引力解释了天体如何彼此吸引在一定距离上,但无法告诉我们为什么。这是一个形而上学问题。生物学可以解释,当我们摄入的卡路里大于消耗时,体重就会增加。但它不能解释为什么我经常会这样。通过认识驱动结果的机制,我们可以制定中止、预防、鼓励或客服它们的策略。如果我减少卡路里摄入、加强锻炼,应该就能减轻体重。

但认识“如何”的问题常常让“为什么”的问题变得更佳神秘。这么多人超重,都是因为缺少知识、性格缺陷、成瘾,或导致饥饿和饱腹的过程出了问题吗?

诺贝经济学奖得主保罗·塞缪尔森(Paul Samuelson)曾经赞美宏观经济学将“战前的恐龙变成了战后的蜥蜴”。发现大型经济波动发生的机制让我们了解如何用财政和货币政策驯服乃至预防大萧条这样的危机。1928—1933年大萧条期间,美国经济萎缩了28.9%。

经济学家因为2008年后的大衰退而饱受批评,但由于迅速采取了基于宏观经济理论的财政和货币行动,美国GDP只下降了3.1%。在欧洲,尽管危机爆发时一些欧盟南部和东部成员国存在巨大的外部赤字,还受到了欧元的制约,但爱尔兰、意大利、葡萄牙和西班牙等受创最严重的国家,GDP降幅也不到10%。在这里,激进的——有时会引起争议——政策行动,特别是欧洲央行的行动,帮助欧洲经受了全球金融体系几乎崩溃的考验。

那么,委内瑞拉是如何让GDP萎缩幅度超过大萧条、西班牙内战(GDP下降29%)甚至最近的希腊危机(经济萎缩了26.9%)的呢?又是如何在经济萎缩的同时产生了堪与1923年的德国和2008—2009年的津巴布韦相提并论的恶性通胀的?

Subscribe now

Exclusive explainers, thematic deep dives, interviews with world leaders, and our Year Ahead magazine. Choose an On Point experience that’s right for you.

Learn More

答案出乎意料地直截了当和众所周知。政府利用始于2004年的石油繁荣,令社会失能并加强了国家对生产和市场的控制,同时在国际市场上大量举债。尽管国家控制不利于生产,但政府可以通过进口补贴抵消公众所面对的后果,而这进一步削弱了国内生产。

2013年,政府的过度举债导致其无法进入国际资本市场,触发了衰退。2014年,石油价格暴跌,导致此前的进口水平难以为继,并引发了更深度的崩溃。显然,此时政府必须改变方针。就连总统马杜罗政府的一些成员也敦促采取更加市场友好的政策和争取国际金融支持。相反,马杜罗政府选择了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加强了对经济的自由裁量控制。

2015年,很显然大崩盘正在到来——甚至 一场饥荒正在酝酿。政府没有采取任何防范措施。人道主义援助被拒之门外。随着进口、产出和税收收入的崩溃,政府选择了印钱来覆盖财政赤字,这引发了恶性通胀。

但是,尽管委内瑞拉崩溃的“如何”问题非常清楚,也在事前被预测到,但“问什么”的问题比较难以回答。为什么在显而易见的现成替代方案的情况下,政府还要选择显而易见的灾难性行动,造成如此高昂的人道代价?

有三种可能:无知、故意和战略互动。我们先说最后一个。在一篇1991年的论文中,艾伦·德拉岑(Allan Drazen)和阿尔贝托·阿莱西纳(Alberto Alesina)指出,经济稳定可能因为两个互相竞争的组织陷入消耗战而被推迟;它们都知道必须做出调整,但都想让对方承担成本。经济稳定被推迟,他们就可以向对方传递愿意抵挡痛苦的意愿。这一过程会一直持续到一方做出让步,承担调整的成本以实现稳定的收益为止。但像委内瑞拉这样的极权机制——以及面对要求改革的古巴——我们很难看到谁和谁一起陷入了消耗战陷阱。

无知的解释力较弱。诚然,政府没有一位拥有经济学学位的内阁成员,马杜罗连高中都没有读完;但很多曾经的查韦斯主义者都在论证政策应该朝更加明智的方向转变。如果政府无知的话,它的无知也是有意为之。

于是就只剩下了故意。政府选择这么做,是因为它觉得这么做比其他做法更好。但你很难想象还有什么做法会给数百万人带来更坏的结果。我们缺少什么?

摆脱危机的唯一办法是重新给社会赋能,让它有能力组织基于市场的生产以满足人民的需要。但这对体制来说是一个诅咒。在重新赋能和让公民继续挨饿之间,体制选择了后者,并通过腐败手段根据需要收买追随者。诚然,大崩盘将削弱体制;但社会将以更快的速度削弱,从而保证了体制继续掌控局面。

《牛津英语大词典》将“恶”定义为“伤害或故意伤害”。说到底,对于委内瑞拉所发生的事情,你找不到其他令人信服的解释了。

http://prosyn.org/S463evX/zh;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