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被遮掩的性欲

纽约 – 一位披戴着头巾并身着查多尔黑罩袍从头遮到脚跟的女子,在欧洲或是北美的大街上行走,周围全是穿着露背背心和迷你裙或超短短裤的女子。她在巨大的广告牌下穿过,上面的女郎因性欲亢奋而显得欲仙欲死,穿着内衣裤跳舞,或干脆几乎全裸着慵懒地张开四肢。还有比这种景象更典型地反应出西方世界对伊斯兰世界的社会习俗的不自在吗?或是,从相反角度来看,是伊斯兰世界对西方世界习俗的不自在?

意识形态的战争常常用女子的身体为象征来进行,西方的伊斯兰恐惧症也不例外。当法国禁止在该国的学校里披戴HIJAB头巾时,它用这方头巾来代表西方的普世价值,其中包括妇女的恰当的地位。当美国人在为入侵阿富汗作准备时,塔利班也被妖魔化为不许妇女使用化妆品或染发。而当塔利班被推翻时,西方的作家常常会注意到妇女们已经摘去了头巾。

但是我们西方人是否完全误解了穆斯林世界的性习俗,尤其是用头巾遮住脸或穿戴查多尔黑罩袍对许多穆斯林妇女所代表的意义呢?我们是否对自己的妇女受压迫和控制的现象视而不见呢?

西方把头巾遮脸解释为对妇女的性压抑。但是当我去穆斯林国家并被邀请到穆斯林家里做客时,在只有女性参加的讨论会上,我才明白了穆斯林对女性外表和性的态度并非源于压抑,而是源于对公众场合和私密场合、对上帝和对丈夫应尽义务之间的强烈的泾渭分明的态度。穆斯林并不压抑性,而是它体现了对性行为进行合理引导的高度智慧。穆斯林把性行为向婚姻内引导,而婚姻则是维持家庭生活的纽带和稳固家庭的感情寄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