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

瓦鲁法基斯的大博弈

慕尼黑—博弈论专家知道,只有A计划永远是不行的。你必须制定和事先布局可信的B计划——推动A计划谈判的隐含威胁。希腊财政部长雅尼斯·瓦鲁法基斯(Yanis Varoufakis)对于这一点心知肚明。作为希腊政府推出的“重磅”,在总理齐普拉斯出面谈判A计划时(延长希腊的贷款协议并重新谈判援助计划条件),瓦鲁法基斯正致力于B计划(可能退出欧元区)。从某种角度讲,他们在玩“好警察/坏警察”的经典博弈——并且到目前为止收效甚好。

B计划有两个关键要素。首先是简单的挑衅,旨在煽动希腊公民,从而加剧希腊与其债权人的紧张。希腊公民必然认为,如果他们在因为退出欧元区而导致的困难时期继续信任他们的政府,就可以摆脱严重的不公。

其次,希腊政府正在推高B计划对另一端的成本,办法是允许资本随希腊公民外逃。如果选择如此,希腊政府可以用更加安抚性的方针遏制这一趋势,或通过引入资本管制一刀切解决这一问题。但这样做会削弱其谈判立场,而这不是选项之一。

资本外逃并不意味着从净值角度资本移向海外,而是意味着私人资本正在变为公共资本。基本上,希腊公民从地方银行贷款,资金主要来源于希腊央行,而希腊央行又通过欧洲央行的紧急流动性援助(ELA)机制获得资金。然后,希腊公民将钱输入其他国家购买外国资产(或偿还债务),耗尽希腊银行的流动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