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巴基斯坦可以赢得小儿麻痹症战争

拉合尔—20世纪八九十年代,我在巴基斯坦长大,我的父母和世界各地的父母一样,希望我身体健康,有一个良好的生活开端。我有幸生在中产阶级家庭,拥有优良的卫生设施和清洁水。我也接种了预防小儿麻痹症和麻疹等威胁生命的传染病的疫苗。

但我记得,许多邻居家小孩没有接种疫苗。这些我认识的小孩童年经历了各种疾病,特别是留下明显残疾的小儿麻痹症,这让我深刻领略到身体健康的价值和疫苗的力量。

现在我生活在伦敦,但我的根永远在巴基斯坦。作为英国巴基斯坦基金会主席,我协助巴基斯坦侨民慈善家投资于可持续、高效率的社会发展项目。在过去几周中,我前往家乡——巴基斯坦第二大城市拉合尔,讨论从即将到来的选举到日常生活挑战的各种事物。上周我访问了拉合尔市郊的一所孤儿院,令我印象深刻也倍感鼓舞的是,85名儿童中有五分之四左右接种了全部疫苗。

免疫方面全国统计数字也支持我所看到的积极信号。1994年,巴基斯坦约发生了25000例小儿麻痹症,其中许多人因此丧生或永久致残。但是,拜大规模疫苗推广之功,去年整个巴基斯坦只发生了58例小儿麻痹症,比2011年下降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