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美国在叙利亚的真正角色

纽约—叙利亚内战是整个地球最危险、最具破坏性的危机。2011年初以来,数十万人丧生;大约一千万叙利亚人流离失所;欧洲深受伊斯兰国恐怖活动和难民的政治余波影响;而美国及其北约盟国不止一次险些与俄罗斯爆发直接冲突。

不幸的是,总统奥巴马将美国藏了起来,使其无法作为美国人民和世界民意的选择,这大大加剧了危险。结束叙利亚战争需要美国真心诚意清算其自2011年以来在叙利亚冲突中所一直在扮演的、常常是秘密的角色,包括谁在为多方提供资金、装备、训练和教唆。这些信息的曝光有助于结束多个国家的鲁莽行动。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一个广泛——并且错误——的感觉是奥巴马让美国置身叙利亚战争事外。事实上,美国右翼一直在批评他为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画了一条和没有一样的化学武器红线,当巴沙尔被控越过这条线时,奥巴马毫无作为(这个问题仍然语焉不详,莫衷一是,一如许多叙利亚的其他问题)。一位《金融时报》大牌专栏作家一直错误地宣称美国保持置身事外,最近他暗示奥巴马拒绝了时任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关于武装叙利亚叛军对付巴沙尔的建议。

但面纱总会被揭开。1月,《纽约时报》终于报道了2013年的一份秘密总统令,命令中央情报局武装叙利亚叛军。报道解释说,沙特阿拉伯为装备提供了大量资金,而中央情报局根据奥巴马的命令提供组织架构的支持和培训。

不幸的是,这篇报道就此打住,并未引起美国政府的进一步解释或《纽约时报》的进一步跟进。公众仍然蒙在鼓里:这个进行中的中央情报局-沙特阿拉伯行动到底有多大?美国每年在叙利亚身上花多少钱?美国、沙特、土耳其、卡塔尔和其他人供给叙利亚叛军的是什么装备?那些组织能获得装备?美军、空中力量和其他人手在战争中扮演了什么角色?美国政府没有回答这些问题,而主流媒体也没有追问。

十几次,奥巴马告诉美国人民“美国不会派遣地面部队”。但每隔几个月,公众都会从政府简报中了解到,美国特种部队正在部署到叙利亚。五角大楼往往否认前线有他们的身影。但当俄罗斯和巴沙尔政府最近对叙利亚北部叛军据点进行轰炸和炮轰时,美国通知克里姆林宫袭击威胁到地面美军。公众没有获得关于他们的任务、成本或叙利亚对手方的解释。

通过偶尔的泄密、调查报道、其他政府的文件,以及美国官员的偶然放风,我们知道美国卷入了一场积极的、仍在持续的、由中央情报局负责协调的战争,其目的既包括推翻巴沙尔,也包括打击伊斯兰国。美国的反巴沙尔行动的盟友包括沙特阿拉伯、土耳其、卡塔尔和地区中的其他国家。美国在装备、训练、特种部队、空袭以及物流支持叛军(包括国际雇佣兵)方面花费了数十亿美元。美国盟友比美国的花费还要多数十亿美元。准确数字没有报道。

美国公众对于这些决定毫无话语权。美国国会没有进行授权投票或批准预算。中央情报局的角色从未得到解释或论证。美国行动的国内和国际合法性从未在美国人民或世界面前得到辩护。

对于位于美国军事-产业链中心地位的人来说,保密是理所当然的。他们的立足点是,15年前国会曾经投票批准对9/11袭击负责犯罪分子动用武力,这已经给了总统和军方在中东和非洲进行秘密战争的全权委托。美国为何要公开解释它在做什么?这只能破坏行动、强化敌人。公众不需要知道。

我持有不同观点:战争应该是最后手段,并受到国内审查的约束。这一观点认为,美国在叙利亚的秘密战争根据美国宪法(授予国会宣战权)和联合国宪章都是非法的,而美国在叙利亚的两面战争是一场犬儒和鲁莽的赌博。美国领导的推翻巴沙尔的行动目的并不像奥巴马和克林顿所说的那样是为了保护叙利亚人民,而是一场针对伊朗和俄罗斯的美国代理战争,而叙利亚正好是战场。

这场战争的赌注要比美国代理战士所想象的高得多,也危险得多。由于美国向巴沙尔宣战,俄罗斯也派出军队支持巴沙尔政府。在美国主流媒体看来,俄罗斯的行为属于冒犯:克里姆林宫胆敢阻挠美国推翻叙利亚政府?结果是对俄外交关系裂痕扩大,并且可能升级并达到——也许是在不经意间——军事冲突点。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这些都是理应受到合法性审查和国内控制的问题。我有信心美国人民对于正在进行中的、美国领导的推翻叙利亚政权的战争会响亮地说“不”。美国人民希望安全——包括击败伊斯兰国——但他们也清楚,长期以来,美国所领导的推翻政权的行动带来的无不是灾难——阿富汗、伊拉克、利比亚、叙利亚、中美洲、非洲和东南亚概莫能外。

这是美国安全机构拒绝说出真相的主要原因。美国人民将要求和平,而不是打不完的战争。奥巴马还有几个月时间在任上修复这一消极遗产。他应该从与美国人民平等对话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