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x reform protest Saul Loeb/Getty Images

破产的美国制度

伯克利—美国共和党固执地要在国会通过的税收法案的意义并不像很多人所描绘的那么大。这是个中等规模的消息。大消息——分量重得多、情况也恶劣得多的消息——在别的地方。

The Year Ahead 2018

The world’s leading thinkers and policymakers examine what’s come apart in the past year, and anticipate what will define the year ahead.

Order now

当然,中等规模也不可等闲视之。如果税收法案真的清除了最后的障碍——必须成立一个委员会来协调参议院通过的法案和众议院通过的法案——并成为法律,它让税收制度大大复杂化,因为它开启了大量漏洞。它不会对经济增长有任何影响——不管是积极影响还是消极影响——但会给政府融资带来影响,造成的税收收入降幅大约相当于国民收入的1%。

损失的资源最有可能会转移给最顶层1%的收入群体,他们占总收入的比重将从22%提高到23%。最顶层0.01%的群体或许是收益最大的群体,他们占总收入的比重将从5.1%提高到5.5%。从这个角度讲,这项税收计划将给日益坚固的美国财法治国堡垒在添加一块砖块——不是一块大砖,而是一块中等规模的砖块。

但法案和可能根本无法成为法律。想一想今年早些时候共和党取消和取代平价医疗法(“奥巴马医保”)的努力——现在看来,这些努力和街头卖艺差不多。

共和党并不真的想承担改变医药费体系的责任,更不想剥夺自己的支持者的医保。但共和党的宣传部门竭尽全力要让它的票仓相信奥巴马医保是对美国的赤裸裸的紧迫威胁,美国领导人必须有所行动,好像他们正在认真地采取措施兑现取消和取代承诺一样。

因此,众议院的共和党多数给该法案投了赞成票,他们有信心法案会被有100个席位、但其中52个共和党中只有不到40人真的希望该法案通过的参议院会将它“枪毙”。如果反对该法案的三位共和党参议员——亚利桑那州的约翰·麦凯恩(John McCain)、缅因州的苏珊·柯林斯(Susan Collins)和阿拉斯加州的丽莎·莫尔科夫斯基(Lisa Murkowski)——中的任何一位做出不同的选择,都可能会有五位其他参议员站出来反对。

税收法案可能也会是如此。这取决于在十名举手反对的共和党参议员中,是否至少有三人是认真的,还是在玩不同的街头卖艺游戏:试图欺骗选民认为他们不辞万难要帮助他们,而不是参议院多数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的傀儡。

但不论税收法案是否能通过协调过程并成为法律,大消息不会改变:盎格鲁-萨克逊式代议制民主陷入了严重的麻烦。并且看不到解决办法。

400年来,盎格鲁-萨克逊治理模式——以半封建制的荷兰、君主立宪制的英国和立宪民主制的美国为代表——被广泛认为集合了自由、安全和繁荣的优点。历史经验似乎证明,越是偏离这一模式,发生镇压、不安全和贫困的可能性越大。因此各国时时被强烈建议模仿这些制度。

今天,没人再敢提出这样的建议了。全球经济危机发生后,保守派和自由派领导人将英国扔进了灾难性的紧缩之中,如今,在保守党的领导下,英国正在迈向混乱和破坏性的退欧。而在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当选预示着“另类事实”和“推特治国”时代的到来,领导这个国家的将是一个反覆而无知的、显然是心智失常的领导人。

特朗普刚刚当选时,一些人认为这未必是一场灾难。毕竟,乐观派指出,里根总统更多地是“国家元首”而不是“首席执政”,小布什也是如此。

根据这一观点,作为果断的国家元首的特朗普不会让政策脱轨,因为选择一位共和党政府更像是选择了共和党建制派。这批人深不可测,且能力很强,尽管最近几年有所削弱。

乐观派错了。共和党控制国会两院和白宫已近一年,但在四大政策目标上全面受挫:取消和取代奥巴马医保、基础设施开发、贸易政策改革,以及税收改革。这表明政治和治理制度已经破产,并且美国想不到办法来修补。

美国仍然是全世界最强大的超级大国。但对于它能否保持这一地位,质疑声越来越大。在这样的背景下,共和党的税收改革——不论在经济上多么站不住脚、多么令人发指地不公——都远远不是美国最大的隐忧。

http://prosyn.org/F4oRFkh/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