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制裁和对美元的风险

坎布里奇——美国该如何应对外国势力或其代理人的网络攻击?这是巴拉克·奥巴马总统在接到俄罗斯黑客攻击最近总统大选的汇报后所面临的问题。但此事不仅关乎俄罗斯或奥巴马。当选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将面临同样的问题。而且他也不太可能有完美的选择。

“指名道姓地羞辱”效果并不令人满意,因为黑客极少真的感觉羞耻。同样,从前曾对中国黑客提起过的刑事起诉最终或许无法审判任何人。美国副总统约瑟夫·拜登曾提出对俄罗斯计算机网络发起反击,但这不仅可能导致事态升级,而且也等于放弃道德高地。

经济制裁或许看上去像是表达对外国黑客不满的一种简单而廉价的方式;就俄罗斯的情况而言,针对其大银行和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最亲密伙伴的现有制裁可能进一步收紧。但过于频繁地使用制裁手段可能带来深远影响,最终削弱美国在全球经济中的作用。

全球储备的三分之二以美元形式存在,88%的全球外汇交易都涉及美元。因此,美国最强大的制裁手段是它能阻止罪犯或流氓银行进行美元交易。但每次美国单方面加强对另一个国家的制裁,都有可能破坏美元作为世界主要储备货币的地位,进而导致今后进一步制裁的效果大打折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