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view of the Federal Reserve Board of Governors seal BRENDAN SMIALOWSKI/AFP/Getty Images

美国衰退风险突现

坎布里奇—美国经济正在狂飙突进,高于趋势的GDP增长似乎会在2018年和2019年继续。尽管扩张已经进入第九年,但并没有会立即停下来的迹象。

The Year Ahead 2018

The world’s leading thinkers and policymakers examine what’s come apart in the past year, and anticipate what will define the year ahead.

Order now

经济扩张的最大风险是金融业的脆弱性。十年来过度的低利率让资产价格涨到了极端高度。十年期美国国债真实收益率接近于零。标准普尔500指数市盈率比历史平均值高出70%左右。如果这些和其他资产价格回归历史标准,投资者将损失超过10万亿美元,导致消费支出和商业投资下降。

经济活动还可能因为朝鲜国际冲突、突出的贸易纠纷,或美国国内的政治事件而减速。

衰退是美国经济的常见特征,过去50年里便出现过九次。让当前情形显得不同寻常且比过去更加令人担忧的是短期利率处于低位,这限制了美联储运用货币政策抵御下一次衰退的能力。

传统上,美联储应对衰退的办法是急剧下调短期联邦基金利率。在最近的衰退中,美联储将基准利率从2007年7月的5%以上下调到2008年12月的0.16%,总降幅超过了五个百分点。目前,联邦基金利率为1.4%,美联储没有空间大幅下调利率。在12月的会议上,美联储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对2019年年底联邦基金利率水平的中位预测值仍然只有2.9%。

在上一次衰退中,为了刺激需求,美联储还采取了其所谓的“非常规货币政策”,承诺长期保持低利率并在其自身的投资组合中购买长期债券。这一策略旨在保持长期利率水平足够低,以刺激股票和房地产需求,从而提高财富和支出。是否只要真实利率保持低位,这一策略就能带来希望的刺激,这一点仍不清楚。

因此,在下一次衰退中,刺激经济的重任降落在财政政策上——即税收和政府支出的变化。

临时性减税起不了作用。经验表明,临时性降低个人所得税基本上起不到刺激作用,因为大部分纳税人会将由此获得的额外净收入用来偿还债务或增加储蓄,而不是增加支出。

但2017年税法保留了目前应在2025年到期的减税,因而提供了一个永久性减税的机会。设计和投票支持2017年税法的共和党期望通过后续立法将减税延续到2025年之后。未来几年发生经济衰退的话,将是让减税永久化的好时机。

另一个扭转经济衰退的办法是增加政府支出。目前,对于增加各类基础设施,两党普遍都是支持的,一如2007Ian刷退时的情形。尽管奥巴马政府在推行其所制定的刺激立法时大谈“万事俱备”的项目,但现实是由于项目实施的长期拖延,用于基础设施的资金非常少。

美国国会和白宫应该从现在开始储备一些基础设施项目,以便当经济减速时实施。即便未来几年不发生衰退,启动其中一些项目也是可取的。

另一种刺激经济的支出形式是增加防务开支。拜2011年预算控制法案的“隔离”规则所赐,防务开支水平被要求从2012年占GDP的4.3%下降到2023年占GDP的2.8%,这也是自二战以来最低的GDP占比。防务专家一致认为,这一水平对于美国的国防需要来说太低了。将防务开支增加到GDP的4%或以上将大大提高总需求,同时也可以对国家安全起到重要作用。

国民债务的高企——目前占GDP的约77%,十年后有可能占97%——将让减税和增支遭到激烈抵抗。但严重的经济衰退且美联储缺少动作空间将让国会别无选择。

未来财政支出的需要清楚地表明,美国需要从现在开始制定减缓国民债务水平增长的策略。这是为经济最终需要时创造足够的财政扩张空间的唯一办法。

http://prosyn.org/T94wk0P/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