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美国军事创新的衰落

纽约—美国可能要失去它的军事优势。美国武装力量也许仍是世界上最先进的;毕竟,美国的军事研究和支出 开发是法国和俄罗斯等主要强国的两倍多,是中国和德国的九倍多。但美国的持续技术领导地位远非安枕无忧。

自2005年以来,美国国防部的研发支出削减了22%。2913年,作为避免债务上限问题陷入不可收拾局面而达成的协议的一部分,美国国会确定了1.2万亿美元规模的自动减支。这一动作要求无数项目减少支出,包括许多防务研究项目。美国总统奥巴马政府将其描述为“大大破坏了国家安全”。如果美国的防务创新继续节节败退,不但美国国防能力要蒙受损失,还有可能在商业创新和竞争力等方面也有所滑落。

Aleppo

A World Besieged

From Aleppo and North Korea to the European Commission and the Federal Reserve, the global order’s fracture points continue to deepen. Nina Khrushcheva, Stephen Roach, Nasser Saidi, and others assess the most important risks.

预算限制是美国军方维持技术优势的最大挑战之一。陆军和导弹防御局(Missile Defense Agency)受影响尤重,自2005年研发支出削减了近一半。海军的研究预算削减了20%左右,而国防先进研究项目局(Defense Advanced Research Projects Agency,DARPA,负责让美国军队保持在技术曲线前沿的组织)的研发支出也削减了18%。甚至空军也被迫削减了大约14%的预算——传统上,空军研究支出一直是国会的重中之重。

即使获配资金,成本压力也常常促使投资流入迅速见效的项目——这一偏误的代价是可以提供战略优势的长期创新。即使是DARPA,也不得不屈从于研究必须马上产生进展的压力。

更糟糕的是,美国军队的创新项目面临不少结构性问题。防务并购过程改革已经进行了六十年,但仍未产生成果。大部分军事系统的设计、开发和生产在民用行业进行,但决策仍紧紧地掌握在军事官员手中,而他们未必能很好地把握削减成本和创新之间的正确平衡。

军事部门内部和之间的对立曾经是为了模仿私人部门的竞争:这能促进创新。但随着冷战的结束,保持领先的压力不再,防务部门也失去了关键的前进引擎。此外,1999—2012年间,顶级防务承包商的研发支出占销售额之比下降了近三分之一。相反,美国技术巨头的研发投资要高出4—6倍。

与此同时,美国正在因为防务产业基础空心化而蒙受损失。来自中国和其他新兴经济体的竞争日益激烈,这侵蚀了美国的制造能力,也破坏了美国开发技术最先进的防务平台的能力。防务产业曾经贡献过诸多推动美国经济前进的新技术,如激光、GPS和互联网等。如今,在大部分领域,民用科技也许已经遥遥领先。

结果可以从国际军火市场上外国竞争的日益激烈一窥端倪。美国制造商发现它们在曾经主宰的领域日益孱弱——包括无人机平台、情报监视和侦察、导弹和卫星等——因为低成本竞争对手赢得了市场份额。2013年,俄罗斯武器出口额比美国高出20多亿美元。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11月,美国国防部长哈格尔宣布了一项新计划,要“保持和推进美国军队在二十一世纪的主宰力”。在预算缩减、战略挑战不断变化的背景下,他将创新作为重点。“持续的财政压力也许会因为增加我军规模或仅仅因为现有系统比潜在对手支出更多而限制我军响应长期挑战的能力,”他说,“因此,为了克服对我军主宰力的挑战,我们必须改变我们的创新、操作和做生意的方式。”

九天后,哈格尔递交了辞呈,并将在美国参议院确认其后继者之后生效。旨在重塑美国防务创新和生产的政策将确保美国保持器全球技术领先地位和商业竞争力。不幸的是,哈格尔的继任者也许会发现,在预算有限、自动减支的时期,哈格尔所构想的完整的创新战略也许根本不可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