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

特朗普和新闻自由的重生

纽约—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政府威吓新闻机构,厚颜无耻地兜售“另类事实”(亦称谎言),震惊了主流媒体。但特朗普对媒体现状的挑战并非完全是一件坏事:现在,记者们有机会根除他们讨当权者欢心的坏习惯了。

特朗普的首席策略师史蒂芬·班农(Stephen Bannon)最近对《纽约时报》说,新闻媒体代表“反对党”,此话吸引了大量眼球。班农也许是想要分散其对话者的注意力,但在不经意间提到了他们时刻在扮演的反面角色。在健康的民主中,媒体通过有力地鞭策官方政策和行为帮助公民问责政府。

不幸的是,美国拥有这样的新闻媒体已经是几十年前的事了。相反,多届政府都用信息轰炸来“喂饱”媒体。美国的新闻组织把直达上听作为压倒一切的重点,即使这意味着需要付出避免提及令人不快的问题和接受闪烁其词的回答的代价。

 “直通新闻学”(access journalism)让高层新闻编辑决策者与政治精英沆瀣一气,向公众解释政府的想法就成为新闻媒体的主要目标。再加上新闻预算的削减,政治报道沦为反复仿宋政客及其代言人的声音——就像是报道足球赛季的专业体育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