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iglitz289_SAUL LOEBAFP via Getty Images_bidenrescueplan Saul Loeb/AFP via Getty Images

通胀之辩:转移视线的烟雾弹

纽约—美国和欧洲通货膨胀率略微上扬,引发金融市场焦虑。拜登政府1.9万亿美元的新冠纾困救助法案和进一步扩大开支投资于基础设施、创造就业、家庭救助的计划是否存在使经济过热的风险?

这样的担忧非常普遍,毕竟我们面前还有诸多不确定性。我们从未经历过大流行病引发的经济下行,包括服务业严重衰退、不平等空前加剧、储蓄率飞涨。我们甚至都不知道发达经济体是否与何时能控制住新冠疫情,更不要说全球普遍水平了。评估风险的同时,我们也需准备应变计划。在我看来,拜登政府做出了正确的判断:做得太少的风险远大于做得太多。

更重要的是,目前通胀压力大多来自于短期供应端瓶颈,这个问题在重启之前临时关停的经济时不可避免。我们并不缺乏汽车或半导体的全球产能,但是当所有新车都需要半导体,且汽车需求依然很不确定时(一如疫情期间),半导体的产量就会下降。更宏观地讲,在一个复杂的一体化全球经济中协调一切生产投入本身就非常困难,而我们还通常觉得理所应当,因为一切都自然而然顺顺利利,且大多数调整都是“边缘”的。

We hope you're enjoying Project Syndicate.

To continue reading,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or

Register for FREE to access two premium articles per month.

Register

https://prosyn.org/AMwKXQ1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