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击败美国的医疗垄断企业

伯克利——美国医疗平价法案(ACA)及巴拉克·奥巴马总统2010年医疗改革签名已经显著增强了医疗保险市场的有效反垄断执法需求。尽管最近在这方面有不少好消息,但局面仍然不利于消费者。

伯克利经济学教授艾伦·艾林指出,消费者放弃权利才是最终的对手。企业无法为坚持“我就要买这个”的消费者购买或设计解决方案。但ACA要求个人购买医疗保险,并因此为潜在的垄断企业创造出垂直的需求曲线。在这样的条件下,利润——和消费者陋习——可以通过串通来实现最大化。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于是乎不出所料,2015年Anthem、Cigna、Aetna和Humana等某些规模最大的美国私人医疗保险公司开始探索合并的可能。如果能将全国性保险公司从五个减少到三个,他们就能进一步强化市场力量并从消费者那里榨取更多利润。

业内人士抛出了所有的标准论据来证明合并的合理性,声称这将因为医疗保险运营效率的提高而惠及消费者。没有人提到按照美国发展中心的统计,仅Aetna 和Humana两家企业在联邦医疗保险优惠计划市场的竞争就使消费者向这两家企业的年平均保费缴款分别下降了155美元和43美元。

7月,美国司法部提起诉讼阻止Aetna 和Humana两家企业的合并,此前兼并交易正等待通过伊利诺伊州、爱荷华州、肯塔基州、北卡罗来纳州和其他州监管机构的例行批准。事实上,俄亥俄州州长约翰·卡西奇的保险部5月就批准了这次合并,但却过了一个多月才公开这项决策。

单纯的党派偏见有助于解释为什么某些州希望上述合并能获得通过。共和党人不愿看到民主党政府的主要改革能够顺利进行。他们毫不费力地忘记了ACA的核心职能——受个人委托购买医疗保险并设立医疗保险的交易场所——上述职能由保守的传统基金会提出构想,并于2000年中由马萨诸塞州共和党州长罗姆尼率先实施。

支持医疗保险企业兼并势头的另一个主要原因是游说。业内游说者与监管机构和政界人士保持着密切的社交关系,他们此前曾与这些监管者在政府或私营行业中共过事,并且仍在华盛顿和州首府的鸡尾酒会上频繁接触。他们用冠冕堂皇的理由、谈话要点和建议来掩盖自己的目的,所鼓吹的“超级政治委员会”献金将以特定的方式提供给那些偏袒分散、有组织利益的政客,而是否伤及美国无组织消费者的利益不属于他们考虑的范畴。

因此在分歧的一面我们有大型医疗保险企业,他们都积极开展资金来源充裕的全国性游说活动。另一方面,至少在过去���个月中,我们由年轻的迈克尔·德隆来担任保护患者选择联盟(CPPC)的主任职务。该组织的资金来源于服务业雇员国际工会,承担着为各州和地方消费者团体搜集有关医疗险企兼并的数据与事实的工作。如果各州组织公开听证会确定医疗保险企业兼并是否理由充分且服务公众利益,上述团体可以提出意见并可能担负起作证的职责。

全国各州及地方消费团体一直对医疗保险企业的垄断化倾向表现出深深的担忧。但他们往往资金不足且无力评估兼并可能的后果,也无力提出有效的专家技术论据来对兼并提案加以反驳。

保护患者选择联盟(CPPC)同样经费捉襟见肘,但却要完成非常艰巨的任务。它已就医疗保险企业兼并议案向加利福尼亚州、特拉华州、佛罗里达州、佐治亚州、伊利诺伊州、爱荷华州、印第安纳州、密苏里州、纽约州、俄亥俄州、弗吉尼亚州和威斯康星州的法律诉讼提交了评议报告;它还在加利福尼亚州、特拉华州、佛罗里达州、密苏里州、纽约州、弗吉尼亚州和威斯康星州承担了作证工作;它用相关事实和数据武装了消费者团体和工会机构。虽然成功完成了大量工作,但它在对抗利益集团时实力仍严重不足。

华盛顿邮报有史以来刊登的最糟糕的一篇文章中,其社论版专栏作者罗伯特·萨缪尔森今天美国说客之争所处的竞争环境是公平的。“如果有钱人势力强大,他们交的税会低很多。”他还写道,“穷人和中产阶级都具备强大的宣传力量。比如美国退休人员协会;美国劳工总会与产业劳工联合会;以及贫困人群预算及政策优先中心 [CBPP] 。”

美国退休人员协会无疑是实力强劲的倡导者:其成员的关注——至少是该协会版本的成员关注——往往能够抵达政府最高层。但萨缪尔森脱离时代地认为美国劳工总会与产业劳工联合会仍然能起到20世纪50年代那样强大的作用;而尽管贫困人群中心所完成的工作令人敬佩,但他提出该中心与Anthem、Cigna、Aetna和Humana等大型险企有同样的立法影响力的观点在任何不带偏见的观察者看来都是可笑的。

保护患者选择联盟勇敢面对挑战并提供有价值的服务,将过往的消费者保护侵权案例和违规问题提供给愿意倾听的医疗保险监管机构。但希望将消费者利益置于企业利益之上的所有人从一开始就应当获取更多背景信息和增加人手。当许多州及地方消费者团体甚至找不到一名熟悉反垄断问题的全职员工,我们距离运行顺畅的民主制度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现在司法部门已经介入,我们只能希望故事有一个圆满的结果,希望法院能够意识到这些兼并不利于竞争并能在极大程度上危害消费者。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