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受够了美联储

纽约—每年8月底,各国央行行长和金融家都会来到怀俄明州杰克森霍尔(Jackson Hole)参加美联储经济研讨会。今年,与会者受到了一大群主要是年轻人的“欢迎”,包括许多非洲裔和西班牙裔美国人。

这群人在那里不是为了抗议,是为了通知。他们希望与会的决策者们知道他们的决定影响着普罗大众,而不只是担心通胀如何影响自己的债券的价值或升息如何影响自己的股票组合的金融家。而他们的绿色衬衣也印着标语——对这些美国人来说,根本没有什么复苏。

即使在现在,引发大衰退的全球金融危机已经过去了七年,非洲裔美国人的“官方”失业率仍高于9%。根据更加广义(也更加合适)的定义,即将寻找全职工作的兼职员工临时工也包括进来,那么美国的整体失业率为10.3%。但是,对非洲裔美国人——特别是年轻人——这一比例要高得多。比如,对17—20岁高中毕业但没有进入大学的非洲裔美国人来说,失业率超过了50%。“就业缺口”——当前就业量和应有就业量之差——高达三百万。

如此多人失业,这导致官方数据表现出工资下降的压力。截至目前,今年非管理岗位工人的真实工资下降了近0.5%。这是一个长期趋势的一部分,而这个长期趋势解释了为何位于收入分布中段的家庭的收入比四分之一个世纪前更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