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飘忽不定的美国

东京—美国总统奥巴马在惩罚叙利亚使用化学武器问题上的犹豫、矛盾、态度大转变以及与美国国会大玩政治把戏只带来了两样确定的东西:俄罗斯多年来第一次在外交阵线上占据了上风,以及让严重依赖美国承诺的盟友——从沙特和以色列到日本和韩国——寒心。为了将这两大后果的影响最小化,美国现在必须在与俄罗斯达成的消除叙利亚化学武器的协议上拿出最大的决心。但美国会这么做吗?

美国国务卿克里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评论——军事打击叙利亚可以避免,只要它交出所有化学武器。这对俄罗斯来说是一份外交大礼,俄罗斯也马上给予了积极的回应。克里姆林宫以罕见的外交敏捷立刻建议强迫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政权加入化学武器公约(CWC),并让联合国接管其化学武器库。

普京的方案堪称外交生命线,而奥巴马寻求国会批准打击叙利亚的做法看起来必将以失败告终,而这将有损于他作为美国三军统帅的权威。尽管协议仍可能让巴沙尔政权掌握部分最危险的武器,但该协议所开启的进程——如果可以称之为进程的话——强化了一个全球认识,即奥巴马第二任期的美国外交政策要么是飘忽不定的,要么是走向孤立主义。

比如,美国对所谓“阿拉伯之春”的反应就缺少政治信念,也毫无战略方向可言。比如,埃及新旧军事统治者认定,美国的批评可以忽略,因为出于地缘政治原因,美国不可能取消对埃及的援助。8月我与埃及外交部长法赫米(Nabil Fahmy)举行了会晤,他暗示我说,新政权对于欧盟和美国干预埃及内政的行为十分不满。他说,埃及明白民主和人权的重要性,但避免动乱才是政府的最高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