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 Conditions

roubini135_GettyImages_chinausflagsdirty Getty Images

特朗普将让中国“再次伟大”

纽约—近期,美国同中国达成了防止双边贸易战进一步升级的“第一阶段”协议,这一消息令金融市场欢欣鼓舞。但实际上,这几乎没任何庆祝价值。为了换取中国的初步承诺,来购买更多美国农业(及其他)的商品,并在知识产权与人民币方面适度让步,美国同意保留另一份价值1600亿美元的中国出口关税,并对一些在9月1日所述的关税实施了提前交割。

对投资者而言,好消息是该协议避免了新一轮的关税,否则,美国与全球经济将陷入衰退,全球股市也将崩盘。坏消息是,这仅仅是在一个更广泛的战略竞争(包括贸易、技术、投资、货币和地缘政治问题)中所出现的又一个“暂时休兵”。大规模关税将继续存在,如果任何一方不履行承诺,升级很可能会重新开始。

结果便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广泛的中美脱钩或将加剧,这在科技行业几乎板上钉钉。美国认为,中国寻求在包括人工智能、5G、机器人、自动化、生物技术和自动驾驶汽车在内的前沿技术领域实现自强,进而取得主导地位,这是对美国经济和国家安全的威胁。在华为(5G领军企业)以及其它中国科技公司被列入黑名单后,美国将继续努力遏制中国科技产业的增长。

同时,数据与信息的跨境流动也将受到限制,这引发了人们对中美之间“分裂网”(splinternet)的担忧。由于美国加强了审查,中国在美国的对外直接投资已经比2017年下降了80%。如今,新的立法提案可能会禁止美国公共养老基金投资中国企业,并限制中国企业在美国的风险投资,并迫使一些中国企业从美国证券交易所彻底退市。

对于在美中国学生及学者,美方也开始愈发地持怀疑态度,担心其可能会窃取美国的技术诀窍,或直接从事间谍活动。而中国方面,将越来越多地寻求规避美国所控制的国际金融体系,并保护自己免受美国的美元武器化。为此,中国可能计划推出一种主权数字货币,或者是西方控制的全球银行间金融电信协会(SWIFT)跨境支付系统的替代品。它还可能尝试将支付宝和微信支付的角色国际化,这两个成熟的数字支付平台已经取代了中国国内的大部分现金交易。

最近的事态发展表明:在上述所有方面,中美关系正发生着更广泛的转变,并正在走向去全球化、经济与金融碎片化,以及供应链的割据化。2017年的白宫国家安全战略与2018年美国国防战略,均将中国视为必须遏制的“战略竞争对手”。从港台地区,再到东海和南海,亚洲各地都在酝酿着两国之间的安全紧张局势。美国担心中国放弃了之前“韬光养晦”的政策,开始转向进一步的“扩张主义战略”。与此同时,中国也担心美国正试图遏制其崛起,并否认其在亚洲对安全问题的合理关切。

Subscribe now
Bundle2020_web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today and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On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PS archive of more than 14,000 commentaries, and our annual magazine, for less than $2 a week.

SUBSCRIBE

竞争将如何演变还有待观察。但几乎能够肯定的是:毫无约束的战略竞争,将最终导致冷战升级为热战,并给世界带来灾难性的影响。但可以确定的是,老旧的西方共识是空洞的。根据旧的共识,希望国家允许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并适应其崛起,将迫使中国成为一个更开放的社会,拥有更自由、更公平的经济体。然而,当前的中国并非如此,反而进一步加大了对某种与自由公平贸易原则不兼容的打击力度,也就是一种国家资本主义形式。如今,中国正利用其日益增长的财富来展示其军事实力,并在亚洲乃至世界各地发挥影响力。

因此,问题在于,除了不断升级的冷战,是否还有其它明智的选择。一些西方评论家,如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提倡“有管理的战略竞争”。也有人表示中美关系是建立在“合作竞争”的基础上的。同样,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的法里德•扎卡里亚(Fareed Zakaria)建议:美国应对中国恩威并重。这些,都是同一理念的变体:中美关系发展应该包括在某些领域的合作——尤其是涉及气候、国际贸易和金融等全球公共产品的领域——同时,也要接受在其他领域会有建设性的竞争。

当然,问题出在特朗普那里,他似乎不明白,与中国进行“有管理的战略竞争”需要与其他国家进行真诚的接触与合作。为了取得成功,美国需要与其盟友和合作伙伴密切合作,将其开放社会、开放经济的模式带入21世纪。对于中国的“集中式”的国家资本主义,西方可能并不喜欢,但后者必须整顿好自己的内部结构。西方国家需要实施经济改革,以减少不平等,防止破坏性的金融危机,以及进行政治改革,以遏制民粹主义者对全球化的反弹,同时仍要维护法治。

不幸的是,当前的美国政府缺乏这样的战略眼光。持保护主义、单边主义、狭隘主义的特朗普显然更倾向于对抗美国的朋友和盟友,让西方陷入分裂,无力捍卫和改革它所创造的自由世界秩序。中方可能更希望特朗普在2020年连任。从短期来看,这可能是个麻烦,但是,如果有足够的执政时间,他将摧毁构成美国软实力和硬实力基础的战略联盟。就像现实生活中的“谍网迷魂”一样,特朗普将“让中国再次伟大”。

Translated by Shi Congyi

https://prosyn.org/v4UBoII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