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特朗普的中国挑战

新德里——过去八年来,随着中国在亚洲的姿态越来越激进,许多人批评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未能勇敢地面对这个亚洲巨人。毕竟,中国是在奥巴马的眼皮底下从菲律宾手中夺取了有争议的斯卡伯勒浅滩并在南中国海修建了七座人工岛屿,随后在岛上部署了重型武器——中国所做的这一切都没有付出任何国际成本。

很多人预期奥巴马态度强硬的继任者唐纳德·特朗普将改变这一切。但他并没有实现好的开始。

竞选过程中,特朗普威胁要对中国在贸易领域“强奸”美国进行报复,对从中国进口的产品强征高额关税,并在自己“上任的第一天”就将中国定性为货币操纵国。获胜后不久,特朗普接听了台湾总统打来的祝贺电话,从而打破了近四十年的外交传统。特朗普之后又采取了进一步举措,公开表示他将利用“一中政策”作为双边争议经济和安全问题的谈判筹码——包括从进口税到朝鲜问题。

但特朗普未能守住阵地。中国主席习近平明确表态如果美国总统不承诺遵守一个中国政策他甚至都不会与特朗普通电话。美中领导人最终通了电话,而特朗普在看来没有得到任何回报的情况下完全满足了习的要求。如果中国现在认为特朗普只会虚声恫吓,他无疑会发现在贸易和安全问题上很难从中国取得让步。

特朗普并非其内阁中预设大胆对华立场而后乖乖撤退的唯一一个。在参议院确认过程中,美国国务卿蒂勒森公开宣称美国应通过不让中国进入南中国海的人工岛来“向中国传递明确的信息”。蒂勒森宣称中国在亚太地区的扩张主义“类似于俄罗斯从乌克兰吞并克里米亚”——这是对奥巴马坐视这两个问题发生的一种隐晦的批评。

但蒂勒森像他的新老板一样很快就做出了让步。他现在声称,美国只需要在紧急情况下,有能力限制中国进入南海岛屿。

但中国的行为需要美国立即采取更强硬的行动。中国不仅试图改变南海现状,而且试图彻底改变东海和喜马拉雅局势。中国正试图通过其一带一路计划创造更大的影响力范围。该国正在重新设计跨境河流的流动。所有这一切都是为了实现中国领导人重塑其“中央帝国”神话地位的目的。

有缺陷的美国政策为这项工作打开了缺口,其中包括帮助中国取得出口巨头地位。问题不在于中国经济有多强劲,而在于中国滥用自由贸易规则,补贴出口并阻碍进口,以保护国内工业和就业岗位。今天,中国每进口一美元就要向美国出口价值四美元的货物。

就像美国在不经意间通过培训阿富汗圣战者——后来演变为基地组织的反苏战斗部队——而为世界创造出圣战祸害一样,它还通过协助中国的经济崛起在无意间创造出违反规则的魔鬼。而且即使在中国滥用规则越来越大胆和肆无忌惮时美国依然没有改变其对华友好的贸易政策。

颇具讽刺意味的是,多年以来一直在悄悄发动贸易战的中国对特朗普强加惩罚性关税的威胁作出回应,中国警告——特别是在今年举行的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年会上——保护主义和贸易战争的风险。但并非每个人都被中国的故事所欺骗。越来越多的国家正在认识到指导它们对华关系的原则应当是互利互惠。

特朗普本人还有可能对中国发起挑战。在同意遵守一个中国政策时,他他这样做是应习主席的要求,暗示外界不应将他的承诺视为理所当然。

此外,即使不违背一个中国政策,特朗普也有施加压力的足够空间。他可以从强调中国加强在西藏的镇压开始。他还可以扩大与台湾的政治、商务和军事接触,在这些领域,一个中国政策产生了深化民众对民族身份认同并加强他们维护自治决心的矛盾效果。

无论如何,随着中国进一步追求其霸权野心,特朗普除了以亚洲为核心外将别无选择——这种转向必须是实质性的,而不是像奥巴马那样只是嘴上说说。为遏制中国并实现亚洲稳定,他必须与友好国家亲密合作。他努力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建立个人关系——安倍是他在“冬季白宫”马阿拉哥度假村招待的第一位外国领袖——他的内阁重视与印度和韩国关系也显示出积极的迹象。

因为未能给亚洲核心战略提供战略影响力,奥巴马的亚洲战略未能成功。特朗普有机会——也有责任——改变这种现状。如果他不这么做,中国将继续挑战美国的盟友和利益,为亚洲和世界带来严重的潜在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