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兴风作浪的美国

发自伦敦——对埃及还有什么好说的?牺牲了一个胡斯尼·穆巴拉克,却保全了整个军人政权。一个无力维持街头秩序的“强人”早就没什么利用价值了。接着能否实现“民主”也还是未知之数。照巴基斯坦(以及大多数穆斯林国家)的情况判断,“廉洁”的军政府将取代(腐败)的文官统治。

我怀疑大部分埃及人根本没把西方所谓的民主放在政治议程的首位。甚至连那些大谈民主的记者们也算不上其中的代表(即便是在西方国家)。他们就是一群焦躁不安的蚊虫,拿着纸笔和相机围着全世界的危机地区嗡嗡乱飞。言论自由就是他们的骨髓,大规模抗议就是他们的命根子。这些人想要真实地报道这个世界,只可惜他们眼中的世界却与普通人风马牛不相及——记者们的生计要靠打乱“正常”生活来维系,因此他们常常刻意低估人们对法律和秩序(或者仅仅是秩序)的渴望。

其实大多数人都能忍受相当程度的政治压迫,比如秘密警察,严刑拷打和贪污腐败,只要这个政府能提供安全和一点点的繁荣和公平就行了。否则无法解释穆巴拉克的独裁统治为何能坚持30年之久。同理,在终结了智利军事强人奥古斯托·皮诺切特16年统治的1990年公投中,即便皮氏手中握着数千条惨遭折磨和杀害的冤魂,却依然凭着一套鼓吹法律与秩序的纲领赢得了44%的赞成票。

大多数西方领导人想当然地认为这场革命是“向民主过渡”,他们希望在在埃及看到这一幕,同时也寄望民主制度不会危及到埃及与以色列的和平协议。但西方民主中自由与秩序的结合——西方献给世界的最珍贵礼物——是漫长历史演变的产物,也是无法在短期内轻易复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