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tients of the Hospital Calderon Guardia in San Jose RODRIGO ARANGUA/AFP/GettyImages

当初级医疗全民化后会发生什么?

波士顿—在丈夫去世两年后,67岁的老妪瓦莱里娅(Valeria)独自生活在哥斯达黎加圣何塞。去年,她被诊断为高血压、糖尿病,这类疾病虽然不会立即威胁生命,但需要医疗介入。拜哥斯达黎加初级医疗体系的高品质所赐,尽管瓦莱里娅是独居老人,她仍然能够保持独立和健康。

The Year Ahead 2018

The world’s leading thinkers and policymakers examine what’s come apart in the past year, and anticipate what will define the year ahead.

Order now

作为一个中等收入国家,哥斯达黎加致力于普及全民医疗,这带来了较好的健康结果,而花费也比大部分其他国家更低。事实上,哥斯达黎加的预期寿命名列美洲第三——仅次于加拿大和百慕大,遥遥领先于美国。我们的新报告《构建繁荣的初级医疗体系:哥斯达黎加的故事》(Building a Thriving Primary Health-Care System: The Story of Costa Rica)揭示了它的成功奥秘。

在确诊为糖尿病后,瓦莱里娅自动加入了糖尿病长期看护计划,由距离她的住所十分钟步行距离的指定诊所负责。她每三个月去她的初级医疗团队检查血压和确保糖尿病的控制情况。每年社区卫生工作者会家访一次,以确保安全性、管理接种事宜,并和她分享保持健康生活方式的信息。

全球医疗界正致力于实施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SDG),其中的SDG3要求在2030年实现全民福利。而哥斯达黎加提供了一个可供效仿的榜样。放眼全球,慢性病日益普遍,而人口日益老龄化,这让全民平价医疗成为重中之重。不幸的是,许多患者的健康状况比瓦莱里娅差得多,原因就在于他们无法获得高品质的初级医疗服务。

组织良好的初级医疗体系——强调增益、预防和长期看护,以全科医生为第一线工作者——能够提高质量、减轻服务的碎片化。研究表明,初级医疗医师数量较多的地区,较之初级医疗医师数量较小的地区死亡率较低,健康状况更好。初级医疗也是实现国际社会公开提出的目标——全民健康覆盖的最重要的途径。

在过去20年中,哥斯达黎加社会安全部构建了一套如今几乎覆盖全国所有人口的初级医疗体系。当哥斯达黎加人遇到健康问题时,首先会求助于初级医疗提供者,由他们提供急性、慢性和预防性服务。类似的体系也在新西兰等其他国家得到了成功的应用,患者和他们的家人与初级医疗提供者建立起长期关系。

哥斯达黎加的方法始于20世纪90年代的改革,当时,国家承诺要采取一些简单的改变,旨在升级其医疗服务。其中一些改革可以供今天的世界各国效仿。

首先,圣何塞官员将多个医疗机构合并为一个,并授予这个新机构拨款权和服务提供任务——包括从接种到复杂手术的一切服务。整合式方针未必适合所有国家,但许多国家都能从更加综合性的官僚方针中获益。

其次,哥斯达黎加将全国划分为104个覆盖区,为每个公民制定一个初级医疗团队。这有助于初级医疗提供者更加准确地追踪健康趋势,也让未雨绸缪的高性价比健康管理成为可能。

第三,当局成立了多科初级医疗团队,既能够提供接种和教育等预防性看护服务,也能给予急性和慢性病医疗支持。这一全面方针集中了医生、护士、社区卫生工作者、制药商和数据分析者的专家知识。

最后,卫生部门建立了一套用统计数据追踪其所提供的看护的质量的体系。目前,数据被用于不间断监测,以改善医疗服务的实时供给。

这四项强化措施给体系带来了巨大的成效。 初级医疗普及度大幅提高,从20世纪90年代占人口的25%增加到2006年的93%。如今,有94%以上的人口拥有指定的初级医疗团队。品质也得到了加强,而效率的提高使得其成本只是其他国家的几分之一。

各国在追求全民医疗覆盖时,需要用被证明有效的方法来为医疗服务不足群体提供品质更高、成本更低的医疗。哥斯达黎加提供了一个成功的方法。通过将初级医疗列为体系的核心,哥斯达黎加改善了覆盖率和结果,同时也提供了更多的个性化治疗。

对于像瓦莱里娅这样的患者,这意味着她能够获得一个易于使用、能够不断提供看护的体系。哥斯达黎加的改革大大改善了她的生活质量,而毫无疑问,像她这样的患者不下千万,遍布世界每一个角落,他们都可以从类似的方法中获益。

http://prosyn.org/BcKbR3m/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