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nes are seen under construction at a Boeing assembly plant LUC OLINGA/AFP/Getty Images

贸易暗物质

坎布里奇—飞飞机的时候,知道如何保持水平很重要。要保持水平,你必须能够读懂设备。如果飞机呈水平状态飞行,但你却认为它正在下降,你可能会拉回操纵杆,让飞机停车。今天的美国贸易政策就是如此。

Exclusive insights. Every week. For less than $1.

Learn More

问题的核心时两点:美国是否存在贸易赤子;若是的话,应该怎么办。特朗普政府说美国确实存在贸易赤字,而解决的办法是能轻松打赢的贸易战

经济学家倾向于就特朗普对第二个问题的答案提出争议。他们认为,外部失衡是内部失衡的反映。对于每一笔交易,一方的支出就是另一方的收入。因此,所有市场参与者收入之和必然等于总支出。但如果你把世界分为两类人——居民和非居民,那么非居民在你的国家收入大于支出的唯一办法便是居民的支出要大于收入。因此,外部赤字反映了居民支出大于所得——这个问题无法通过贸易战解决,除非贸易战(比如)通过关税迫使居民降低支出。但政府正竭尽全力实现相反的效果:创纪录地减税增支,从而加剧失衡。贸易政策不是贸易赤字的答案。

但第一个问题依旧:一开始的贸易赤字是否存在?飞机是不是在下降,需要采取行动?这是一个棘手的问题。曾几何时,大部分国际贸易都是商品贸易,数量庞大,港口、机场和陆地海关将它们上报统计办公室非常容易。在截至2017年9月的一年中,美国进出口商品余额录得7,890亿美元赤字,或GDP的4%左右。

但问题是今天的国际贸易并不只是商品。它还包括服务,如旅行、观光、通讯、交通、保险和其他。在同一段时间里,美国服务盈余为2,420亿美元,这意味着与商品赤字相加后,美国赤字规模为5,470亿美元,或GDP的2.8%。在对加拿大双边贸易中,若将服务包括在内赤字就将转为盈余。

还有其他修正项,如支付和收入的利息和红利,以及劳工汇款。将所有这些都纳入所谓的经常项目余额中,美国2017年外部赤字为4,500亿美元,或GDP的2.3%。

这笔赤字的会计含义是它要么通过减记金融资产,要么通过增加负债支付——也就是说,需要增加净债务(扣除资产)。而随着债务的增加,必须支付的利息也会升高,从而减少支出。如果不加以遏制,债务的累积迟早会让赤字消失。

1999—2017年间,官方经常项目赤字总额达到了9.4万亿美元。1999年美国净利息和红利收益为110亿美元。假设资产回报率为4%,这相当于2,750亿美元净资产头寸所产生的收益。但此后,根据估算的经常项目赤字,美国应该净借入9.4万亿美元。假设美国以4%的利率借贷,则每年需要向外国债权人净偿付3,640亿美元。

但美国为其估算的9.1万亿美元净债务的偿付为零。相反,在截至2017年9月的一年中,美国赚得2,080亿美元,差额5,720亿美元。如果这是因为拥有每年产生4%的收益率的资产而产生的结果,那么这意味着美国非但没有欠人9.1万亿美元,而是积累了价值5.2万亿美元的资产。其中的差额高达14.3万亿美元。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何美国可以存在赤字,还和土匪一样向世界其他国家借钱不用还?这笔价值GDP的73%的奇怪资产是什么?

2005年,我和现任阿根廷中央银行行长费德里科·斯图尔泽尼格(Federico Sturzenegger)合作撰写了一篇文章,我们将这笔奇怪的资产称为“暗物质”。和它在宇宙中的同门一样,它无法被直接观察,但它的影响可以感受到——不是通过它的万有引力,而是通过它的财务回报。我们的工作表明,它最主要来自各国技术的国际价值,统计往往很难抓住这些它,但它确实是存在的。我们可以从亚马逊、苹果、Facebook、谷歌、好莱坞和优步等公司的国际活动所产生的巨大价值中看到它,但这些价值几乎无法通过商品或服务出口口径被记录下来。它是海外部署技术的财务回报,是其他国家实际支付的回报。

若将暗物质考虑在内,美国根本不存在外部赤字。如果当前的情况保持下去,不会发生实际债务积累导致向世界其他国家的净未来支付增加的情况。忽视暗物质的现实就好比飞机明明保持水平飞行却认为它正在垂直下落。

特朗普指出,赤字国可以轻松赢得贸易战,因为对手方可输的东西更多。请三思。根本没有赤字。正如贸易从商品和服务转向了知识,贸易战也可能如此。对钢铁征收关税可能导致亚马逊或谷歌也被课税。事实上,欧盟出于其他原因已经开始采取这方面的动作。对贸易的暗物质浑然不觉可能导致世界真的陷入一片黑暗。

http://prosyn.org/B07QKzL/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