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kistani Army soldiers guard nuclear-capable missiles RIZWAN TABASSUM/AFP/Getty Images

巴基斯坦迷局

发自纽约——据报美国总统吉米·卡特手下的国防部长哈罗德·布朗(Harold Brown)曾这样描述美苏军备竞赛:“我们造(武器)时,他们也造;我们不造时,他们还在造。”

The Year Ahead 2018

The world’s leading thinkers and policymakers examine what’s come apart in the past year, and anticipate what will define the year ahead.

Order now

从美国政府眼中当前与巴基斯坦的关系状况也是如此:当美国支持巴基斯坦时,巴方与美方对着干;当美国制裁巴基斯坦时,巴方还是与美方对着干。

从巴基斯坦的角度来看,过去这段关系则更多是充满着背叛,美国一时会与巴基斯坦打得火热,可一但其领导人改变了想法,又会随时切断援助。例如,美国人在1980年代为在巴基斯坦邻国阿富汗对抗苏联的圣战者提供武装,但是在1989年苏联撤军后不久就抛弃了这个地区。但这一说法有意遗漏了一点:美国撤回援助正是因为巴基斯坦发展核武器违反了相关美国法律。

大部分美国援助在随后几年中都得到了恢复。但两国之间的不信任依然存在,部分原因是巴基斯坦的核计划之父(大概是在政府授意下)协助和推动了利比亚,朝鲜和伊朗的核计划。

两国在“9·11”事件后再次走到了一起,当时小布什政府向巴基斯坦政府发出了最后通牒,要求它在与美国和为基地组织开放阿富汗区域的塔利班之间做出选择。巴基斯坦承诺会成为反恐战争的合作伙伴,美国的回报则是在2004年将其定义为“重要非北约盟友”,使其有资格获得部分最先进的军事装备和技术。

但如今另一位美国总统却对巴基斯坦感到抓狂。特朗普没有选择在华盛顿或伊斯兰堡私下传达这一信息,而是公开表态:“美国在过去15年中愚蠢地向巴基斯坦提供了超过330亿美元的援助,但换回来的只有谎言和欺骗,把我们的领导人都当成了傻子。他们不但没有提供多少帮助,还为我们奋力在阿富汗抓捕的恐怖分子提供了安全的避风港。这事情不能再继续下去了!”

如果咨询我的意见的话(事实上没有),我会建议通过外交途径传达这样一个信息,因为公开且带有批判性的评论使得巴基斯坦更难以改变其政策过程——这大概是美国官员的目标 ——更别说变成一个附庸国了。同时我会反对削减安全关系并赞成将美国的支持与某些具体的巴基斯坦行动联系起来。

事实上,“9·11”之后美国犯的大错就是把巴基斯坦视为盟友。人们一般都认为盟友之间的政策可以实现很大程度上的同步,但这一假设对巴基斯坦可不管用。

巴基斯坦拥有世界上增长最快的核武库,也是世界上一批最危险恐怖分子(包括某一时期的本·拉登在内)的家园,同时正如特朗普所说还为塔利班提供庇护,而后者正在想尽一切办法破坏阿富汗的稳定。巴基斯坦的政策不仅威胁到美国在阿富汗长达十五年的努力,还威胁到数千名驻阿美国士兵的生命。

但即使是一个筹划更精准的交易关系也不无法使美国和巴基斯坦更加接近。由于军事和情报部门的政治主导地位,巴基斯坦这个名义上的民主国家希望看到一个塔利班占统治地位的阿富汗。而美国处于多种原因可不是这样想。

此外美国近年来加强了与巴基斯坦的敌对国家印度的关系,同时这个关系正在巨大的经济和战略势能下不断深化。巴基斯坦的天然伙伴选择则越来越偏向中国,而后者已经在巴基斯坦的基础设施上投入巨资并成为军事装备的主要来源。中国也在防着印度,印度的人口规模很快会超过中国,并逐渐成为一个经济和战略竞争对手——更何况两国之间还存在边界争议。

但是美国不应放弃巴基斯坦。不好的情况总是会变得更糟。今天,巴基斯坦还只是管治无力,明天,它可能会成为一个失败国家。鉴于核武器和恐怖分子的存在,这将成为区域和全球的噩梦。

因此美国应该在密切监督其使用方式的情况下继续给予巴方经济和人道主义援助。在打击恐怖主义和阿富汗方面展开一些有限合作仍然是可能的。为了减少战争爆发的机会,美国还应继续与印度和巴基斯坦合作以增进两国之间的关系(这种关系的密切程度甚至还远远赶不上冷战高峰期的美苏关系)。

巴基斯坦事务也应该成为美中两个议程的常规部分。美国和中国正在讨论朝鲜半岛涉及各自部队,核武器和当地动荡局势的各种情况。而关于如何避免爆发一场涉及巴基斯坦的危机——以及一旦预防措施失败该如何应对这一危机——的讨论也同样重要。

http://prosyn.org/FXenkbU/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