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dervis92_sundaemorning_getty Images_us china chess Sundaemorning/Getty Images

防止第二次冷战

发自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当世界各国领导人本月晚些时候齐聚纽约出席联合国大会年度会议时,他们除了气候变化可持续发展之外还会有很多可供讨论的议题。特别是美中两国之间不断升级的超级大国竞争对全世界构成了越来越大的风险。因此联合国必须将协助避免下一场冷战定义为自身当前的核心使命。

在关于多边主义消亡以及由美中两国主导的G2世界崛起的所有辩论中,人们很容易忘记在二战后其实也存在过一个类似的体系——当时是美国和苏联——而且存在了几十年。人们只有在1970年代末到1980年代才明显认识到苏联体系不是市场资本主义竞的对手。在1989年柏林墙倒塌以及随后苏联解体后,那个G2世界让位于G1+n,其他所有国家(也就是n)都无法作为单一全球超级大国去跟美国竞争。

随后的四分之一世纪是一个构建于自由主义之上的多边主义时期。民主体制和以市场为基础的资本主义似乎取得了弗朗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所谓“历史的终结”式的胜利。美国广泛捍卫这一秩序——2003年的伊拉克战争是一个明显的例外——并且像大多数国家一样,从全球化以及随之浮现的新复杂价值链中受益匪浅。

但中国在此期间的伟大崛起如今终结了这个G1+n秩序。虽然美国仍然是世界领先的经济,技术和军事力量,但它却逐渐要与中国分享这一地位。

有些人认为我们现在生活在一个多极世界,在这个世界中一些重要的中等规模国家有足够的力量去影响全球事务。根据这种观点,虽然世界算不上是平的,但它在金融流动,贸易,大数据管理和互联网等领域拥有多个中心节点。这种中心辐射结构反过来又促成了政府之间许多形式的潜在合作和竞争。

该模型对印度,德国,俄罗斯,巴西和日本等国在当今全球体系中所扮演的角色提供了合理的描述,还凸现出了实力——以及形成有效集体行动联盟的机会——是如何取决于议题及其相关利益的分散或集中的。

Subscribe now
ps subscription image no tote bag no discount

Subscribe now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OnPoint, the Big Picture, and the entire PS archive of more than 14,000 commentaries, plus our annual magazine, for less than $2 a week.

SUBSCRIBE

但是这种对多极世界观低估了G2与其他国家之间的巨大实力不平衡状况。比如印度的人口数量与中国相近,但其GDP(按市场价格计算)仅为后者的20%左右。此外印度的军事和技术能力虽然令人印象深刻,却远不及中国或美国。其他重要的中型国家也是如此。

这种不平衡让人回想起1945至1989年间的秩序。同样,尽管可能并不像冷战期间的美苏那样明显,但美中两国依然拥有截然不同的意识形态以及相互逆反的关系。虽然几十年的全球化进程使双方在经济上更加相互依赖,以至于出现正如德国前外交部长约施卡·费舍尔(Joschka Fischer)所说的“两套体系,一个世界”状况。这种相互依赖已成为了战略资产和负债,因为双方都可以通过将供应链,金融清算系统和电信基础设施等全球网络武器化来谋求地缘政治利益。

对此有两项事态发展可能改变当前的这幅图景。首先,中国和美国都可以通过一种在意识形态上更走得更近的方式向前进化。在美国2020年总统大选后新政府或许会走上一条更为国际主义的道路,而中国令人瞩目的经济发展也可能催生渐进式的政治自由化——虽然这种前景不太可能出现在当下。一旦这种动向能获得牵引,它们就可以相互强化。

其次,一个更加一体化的欧盟可能成为G3世界的第三大超级大国,并在美国和中国之间发挥关键的平衡作用。欧洲拥有必要的经济,金融,技术和人力资源,欧盟的身上也流淌着多边主义的血液。

理想情况下,两项发展都将同时进行。如果一个更加一体化的欧洲和一个外向型的美国能加强它们之间的联系,并再次认同多边主义才是维护和平和提供气候保护等全球公共产品的最佳途径,那么中国想另起炉灶就会更加困难且不合算了。

然而从更长期来看,中国的力量很可能会相当于美国和欧洲的总和。虽然我们必须对长期经济预测的结论保持谨慎,但经合组织对实际GDP增长的预测指出到2040年中国经济的体量将等于美国和欧盟27国之和。虽说GDP只是其中一个指标,但其他与技术或技能相关的指标也产生了类似的结果。

今年的联合国大会将在于旧冷战相似的忧虑情绪下召开。通过不断升级的贸易争端,美中两国正在给自身和其他国家带来巨大的经济损失。如果世界更尖锐地分裂为“两套体系”,那么想要就税收,网络空间和生物遗传等领域急需的国际法规达成协议将变得更加困难。

联合国及其专门机构不仅仅只是政府间的论坛;它还从各项关注和平与发展的“行星”目标——如今还有气候保护——中获得了软实力。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联合国首先被认为是一个构建于规则之上的多边秩序的守护者,旨在防止成员国之间的暴力冲突。如今它必须再次追寻其建立之初的使命,并帮助防止一场新的、内容不同但同样危险的冷战。

https://prosyn.org/ZNmnXqz/zh;
  1. reinhart39_ Sha HantingChina News ServiceVisual China Group via Getty Images_jerome powell Sha Hanting/China News Service/Visual China Group via Getty Images

    Jerome Powell’s Dilemma

    Carmen M. Reinhart & Vincent Reinhart

    There is a reason that the US Federal Reserve chair often has a haunted look. Probably to his deep and never-to-be-expressed frustration, the Fed is setting monetary policy in a way that increases the likelihood that President Donald Trump will be reelected next year.

    2
  2. mallochbrown10_ANDREW MILLIGANAFPGetty Images_boris johnson cow Andrew Milligan/AFP/Getty Images

    Brexit House of Cards

    Mark Malloch-Brown

    Following British Prime Minister Boris Johnson's suspension of Parliament, and an appeals court ruling declaring that act unlawful, the United Kingdom finds itself in a state of political frenzy. With rational decision-making having become all but impossible, any new political agreement that emerges is likely to be both temporary and deeply flawed.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 Condi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