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儿童的革命

伦敦—今年有两幅挥之不去的悲剧图景:蒙面的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刽子手将手中的刀朝着无辜受害者的脖子砍去;以及带着面罩的医护人员勇敢地与令世界措手不及的埃博拉大爆发进行卓绝的斗争。但今年的持续影响将是一场更加严重的灾难,这场灾难需要好几年甚至好几十年才能恢复:近两百万新近流离失所的儿童陷于伊拉克、叙利亚、加沙、中非共和国和其他地区的冲突区域。

这些儿童是全世界2,500万无家可归男孩和女孩的一部分——这一数字相当用户中等欧洲国家的人口数量,也是自二战结束以来无家可归儿童的最高数字。孱弱、孤独的难民儿童——可能流离失所已逾十年——已经司空见惯,以至于世界似乎无法理解这意味着什么。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但难民儿童的困境只是需要采取新的儿童权利方针的原因之一。据估计,今年有1,500万学龄女孩成为童婚新娘,被迫在不情愿的情况下结婚。大约1,400万14岁以下男孩和女孩沦为童工,其中许多被迫在最危险的条件下工作。3,200万女孩因为性别歧视而无法获得上学的基本权利;每年都有大约50万女孩遭遇人口贩卖。

20世纪50年代,反殖民主义斗争主导着世界政治。60年代、70年代和80年代,大规模民权斗争磨刀霍霍向种族歧视和种族隔离,此后则是主张残疾人和性小众(sexual minorities)权利的斗争。我们这一代人有义务继续未竟的民权运动事业,结束虐待儿童特别是女孩的时代,确保普世义务教育。

为了纪念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Convention on the Rights of the Child,CRC)25周年,我和今年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凯拉什·萨蒂亚尔希(Kailash Satyarthi)以及英国海外发展研究所(Overseas Development Institute)主管凯文·沃特金斯(Kevin Watkins)一起呼吁全球社会为方兴未艾的年轻人民权斗争提供实际支持。我们可以为消灭童工、童婚、人贩和重男轻女贡献更大的力量,我们不但可以要求合理的国内法律监督,还可以成立新的国际儿童法院(International Children’s Court)并辅之以可信的报告和制裁制度。

如今,违反儿童权利的情况猖獗,我们别无选择。事实上,尽管CRC堪称签署者最多的人权条约,并且要求政府每五年报告一次遵守情况,但相关工作缺少足够的资源和执法力度。只有七分之一的国家及时递交遵守情况报告,三分之一的国家迟交一年以上。与此同时,资金匮乏的信息管理部门的工作已经落后了两年。

另一个大有希望的计划——“可选沟通协议”(optional protocol on communications)旨在让儿童和他们的支持者向联合国人权委员会(UN Human Rights Committee)提交诉状,这是历史性突破。这一计划也因为缺少强力支持、权威和资源而大受削弱。事实上,自该协议2011年达成一致以来,只有14个国家在上面签了字。

此外,各国没有法律义务改变被认为违反其国际人权义务的政策或法律。而调查资源不足又导致了着重问题立法而非执行推进CRC原则的法律不力这一更大的问题。

因此这个问题不仅事关国际儿童法院,也事关儿童及其代表被授予请愿的权利。这一法院应该有能力收取病调查个人投诉,有权力独立监督执法情况,有资源进行相关领域(包括童工、童婚、童奴、割礼和儿童性侵)的调查。

假以时日,可以实施报告制度以便利考察卫生和教育政策对全球最边缘男孩和女孩的影响。这一研究能够提供充分的证据支持将普世义务教育作为理想机制——不仅对结束教育排斥是如此,对结束童工和人贩、早婚以及重男轻女也是如此。

另一项进展可能随之而来,其基础是格雷西·马歇尔(Graça Machel)十年前成功说服联合国安理会实施了冲突地区针对儿童暴力事件报告制度。当时人们达成共识,还应该设置儿童和武装冲突特别代表并且以制裁威胁作为其工作的后盾。如今,应该设置一个受到相同的报告和制裁制度支持的类似职位专门负责儿童的其他权利。

下个月,萨蒂亚尔希和女孩权利领袖马拉拉·尤沙夫赛(Malala Yousafzai)将领取今年的诺贝尔和平奖,他们的获奖提醒世界,儿童权利斗争仍在进行中,并且日益由年轻人所领导。事实上,由于成年人无法卸下他们应有的对儿童的责任,大失所望的年轻人正在构建禁止童婚区、成立反奴隶集团、组织教育权利运动。这些计划——包括孟加拉国的20个禁止童婚区、尼泊尔的卡穆拉利论坛(Kamlari Forum)和埃塞俄比亚大学生的黄色运动(Yellow Movement)——或许还未在Twitter和Facebook上形成气候,但正在吸引全世界数百万年轻人的参与。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如今,反童工全球示威(Global March Against Child Labor)、女孩不做新娘(Girls Not Brides)和学校中的世界(A World at School)等组织已联合起来支持#UpForSchool petition(为学校请愿)——为实现普世教育从而结束剥削儿童而建立的链接。在未来几个月中,190个国家的青年组织将集合起来,希望能够举行创纪录的签名活动。

但我们的作为不能决不能局限于签名和请愿。我们必须认识到,今天确保儿童权利的运动时我们这一代人的民权斗争——并且应该竭尽全力支持这场斗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