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 Conditions

patten111_Peter SummersGetty Images_boris johnson downing streeet Peter Summers/Getty Images

迈入未知境地的英国

发自伦敦—我以前上学时有位历史老师认为历史上的每一场大事件都可以在拆分为成因,借口和结果这三项的基础上进行分析。他会在黑板上罗列出这些内容,然后我们就得认真记下来:十八世纪西班牙王位继承战争的成因,法国大革命的借口,美国独立战争的结果,如此这般。

当然,自那以后的生活和学习深造会告诉我们事情其实并不是那么简单。成因可能是意外事件,野心和机缘巧合的结合体,再加上更深层次的经济,社会和技术变革。对结果也同样难以进行干净利落的评估。毕竟历史总是不断延展的,也很难知道重大事件的影响将在何时降临和落幕。

有鉴于此,英国于格林威治标准时间1月31日晚上23:00正式脱离欧盟将可能是我这一生中最重要的国家政治事件。群情汹涌的脱欧派对威斯敏斯特议会那标志性的大笨钟因长期缺乏修理而无法鸣响来标志这一事件感到愤懑不已。照他们的反应来看,这似乎也算是支撑他们不断抗争的众多抱怨的其中一件。

那么我们应该庆祝些什么?似乎没人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状况。未来被隐藏在了摸棱两可的废话,一厢情愿的想法以及这段日子看似无需付出任何政治代价的谎言之中。

首先,脱欧派轻描淡写地跳过了脱欧的成本问题。彭博经济咨询公司(Bloomberg Economics)最近发表了一份报告,估算自2016年公投以来英国脱欧已给本国经济造成了1300亿英镑(折合1690亿美元)的损失,而从正式脱欧到今年12月31日过渡期结束之间还要再付出700亿英镑。其他可靠的消息来源也提供了类似的数字。

但凭什么就要相信那些与近似宗教狂热的脱欧情绪相抵触的东西呢?脱欧者认为任何不受欢迎的经济估算都是想给国家添堵。他们坚信无论付出了什么代价,他们终于重获自由,控制权已经重新回到了自己手上。

Project Syndicate is conducting a short reader survey. As a valued reader, your feedback is greatly appreciated.

Take Survey

但那到底意味着什么呢?

按照英国财政大臣萨吉德·贾维德(Sajid Javid)的说法,英国在脱离欧盟后将避免与欧盟法规保持一致。英国不再是某个单一市场或关税同盟的规则服从者,而是规则制定者。但此人在2016年担任商务大臣时却是另一番说辞,他推测如果英国离开欧盟就将面临“十年停滞和怀疑”。因此我们或许会在脱欧之后采纳一套新的说辞,全盘否认我们曾经思考和争论的一切。

同时我们显然必须在布鲁塞尔,然后在北爱尔兰首府贝尔法斯特许下另一个承诺。首相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与欧盟的脱离安置协议中包含了过去曾被他明确拒绝并被其前任特蕾莎·梅(Theresa May)排除在外的一项交易,因为该交易将使英国以爱尔兰海中线为界分成两块。除非英国能与欧盟达成一项未来贸易协议,否则北爱尔兰实际仍将留在欧盟关税同盟中,而且必须对在其本地港口与英国其他地区之间往来的货物实施查验。

欧盟官员说不可以两面通吃,但约翰逊依旧认定鱼与熊掌可以兼得。他告诉北爱尔兰人说该地可以在关税同盟内部和外部同时存在。早期的基督教教会在讨论上帝三位一体的本质时曾争论过某些所谓“同体性”,或许这也是脱欧派的想法。一个既进又出的北爱尔兰:真是上帝显灵了。

那么英国与其最大市场谈判得来的贸易协议会是一套更紧密还是疏远的安排?在此只有两件事很清楚:首先,虽然约翰逊希望在2020年年底达成交易,但我们无法在这个时间段内达成任何广泛,详细和复杂的协议。其次,放宽准入条件的代价就是必须与欧盟规则更紧密地协调一致,这是无法回避的事实。

上述事项的重要性还有待观察,也不知道现在全面负责脱欧进程的保守党最终会否付出政治代价。又或许我们在面对本世纪余下时间中的两个更重大威胁时甚至会忘记这些担忧。

首先是气候变化以及促使世界各国领导人携手认真对待该事项的相关工作。美国总统特朗普说关于全球变暖的言论都是危言耸听,其他大多数共和党人似乎也是这样认为。此外,即便温度和海平面上升且山火肆虐,巴西,澳大利亚以及其他国家/地区的领导人依然用特朗普违反科学偏见做挡箭牌。无论英国脱欧可能带来什么影响,气候变化的某些后果已是显而易见。

第二,在中国共产党领导层与自由民主国家之间在智力,政治和经济上的敌对关系日益凸显之时,英国却能避开国际合作中的诸多瓜葛而独善其身。但如果自由民主制度想要存续下去,它就必须捍卫自己;同时我们也不应抱有任何幻想:从美洲到欧洲,非洲和亚洲的法治开放社会其实都躲不开中国敌视的目光。西方不应该去包围或围攻中国。但是自由民主国家不能任由中国单凭自己的喜好去扭曲国际规范。

与上述巨大挑战相比,英国脱欧的后果似乎不并那么重要。但是英国却选择了一个奇怪且危险的时机来决定独自面对这一切。

https://prosyn.org/lCeMJA8zh;

Edit Newsletter Preferen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