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

全球化是否真的助长了民粹主义?

布鲁塞尔——在大西洋的两岸,左翼及右翼民粹主义都在呈现崛起之势。共和党假定总统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是民粹主义在美国最鲜明的棋手。欧洲的民粹主义势力则分很多种——从西班牙左翼政党Podemos到法国右翼政党国民阵线——他们的共同点是反对中间党派,并且反对总体制度。究竟什么应该为选民不断增长的对现状的反抗负责?

普遍为人接受的解释是民粹主义崛起是由“全球化失败者”的反抗所导致的。这种逻辑认为,欧美领导人连续多轮的贸易自由化谈判“掏空”了国内生产基地,削减了低技能工人可以找到的高薪岗位数量,导致这些人被迫在长期失业和琐碎的服务性岗位之间作出选择。这些人受够了这样的现状,据称现在正因为当权党派领衔开展上述“精英工程”而对其抱有一种抗拒态度。

这种解释乍听上去似乎很有说服力。毕竟,全球化的的确确从根本上改变了经济现状,实现了低技能工作向发展中国家的转移——民粹主义分子对这一点的强调永远都是不厌其烦的。

不仅如此,受教育程度与劳动力市场表现有着极强的相关性。几乎在所有国家,拥有大学学历的劳动者都比那些没有受过中等教育的人失业的几率低很多。在欧洲,拥有研究生学历的劳动者平均而言在岗的几率比那些没有受过中等教育的人高3倍之多。而在就业劳动者中,受过大学教育的劳动者总体而言收入比那些低学历的同行要高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