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保障联合国的未来

上海——随着现有的国际秩序变得更加四分五裂,强势全球治理机构对迎接世界战略、经济和可持续发展挑战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但我们的现有机构——包括,首先是联合国——现在正处在最脆弱的状态。

联合国虽未破裂,但却困难重重,特别是越来越多的国家将其视为礼节性的外交马后炮,并在其他地方寻找全球重大问题的解决办法。从叙利亚到伊朗、朝鲜、恐怖主义、网络安全、庇护寻求者和难民、移民、埃博拉以及新出现的人道主义援助资金危机等一系列问题上都出现了这样的状况。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虽然联合国仍具备很多优势,但也不乏明确的结构性弱点。联合国期望的目标和实际业绩之间相差越来越远。但世界需要的联合国不仅能讨论政策,而且能将讨论结果落实到实际当中。

联合国的重要性不容低估。它是后二战秩序根深蒂固的组成部分。如果其重要性下降——如果它慢慢变为“仅仅又一个非政府组织”——那么各国对未来如何相处的基本认识将会因此而发生变化。曾经作为遥远过去标志的单边主义和丛林法则将重新回到国际关系当中。

联合国已经表明它具备重塑自身的能力。但现在它实现这一目标已经成为必须、而非选择。它必须重新设计其功能、结构和融资机制以促使其在从和平安全到可持续发展、人权和人道主义参与等职权范围内的各个领域取得可以衡量的结果。

值得一提的是,下一届联合国秘书长应当考虑采取几项关键步骤。首先,他或她应当召开一次峰会级会议——这次会议将是1945年旧金山会议的后续会议,联合国成立宪章就是各国代表在旧金山会议上通过的——要求各成员国重申针对多边主义这项根本原则的承诺。此次峰会应旨在凸显合作的关键优势,同时对多边主义不过是一种负担的新兴观点加以反驳。

不仅如此,新任秘书长应强调联合国在大国间的桥梁作用,尤其是在关系紧张时期,还有联合国在大国授权下惠及更广泛国际社会的作用。

第三,秘书长应充分利用《联合国宪章》第99条的规则。这意味着引入全新举措应对全球领导权挑战,即使目前实行的措施有失败的可能。这意味着制定全面的预防原则,强调稳健的长期政策规划以便使机构有能力预防、或至少为未来的危机做好准备,而不是直到危机爆发才匆忙应对。

具体而言,应将反恐和暴力极端主义纳入上述议程;加强网络安全;限制致命自主武器系统的扩散;在战时执行国际人道主义法(毫无争议的重点);并尤其在海洋问题上制定全球界限和人类生态足迹等领域的综合方案。

新领导还必须引入有效的流程和组织机制来落实现有的主要措施,其中包括可持续发展目标。未能实现由17个大项和169个具体目标构成的可持续发展目标计划将会对联合国的存在意义构成挑战。

避免这种结果需要联合国、全球和地区开发银行以及为可持续发展目标提供资金支持的民间融资机构达成新的全球协议。2015年巴黎气候协议的落实也同样如此,人们必须要对能源效率领域和可再生能源进行充分的投资,才能避免出现全球气温上升超过2摄氏度的结果。

联合国的多项议程——和平安全、可持续发展、人权和人道主义——必须在结构上统一成一个连续的战略,而绝不能最终沦为僵硬、孤立的体制孤岛。可以尝试在实际工作中部署多学科的“联合国团队”,以打破部门障碍并应对相关挑战。联合国机构所有团队均应按照共同的使命开展工作,并接受不同国家联合国行动主管的领导。

第五步是让女性充分、平等地融入联合国议程的所有部分,而��只满足于融入与“妇女”问题有关的分散的领域当中。实现不了这一目标会进一步威胁和平、安全、发展、人权和已经疲弱的全球经济增长。2015年一份麦肯锡报告显示,改善全球各地性别平等到2025年可以为全球GDP贡献12万亿美元。

同样,联合国决策过程中应更多考虑年轻人的意见——这不能局限于家长式的马后炮,而应在某种程度上允许他们规划自己未来的蓝图。全球青年(25岁以下)现在占全世界人口的42%,而且他们的数量在不断增加。尤其我们需要出台全新政策解决青年失业问题,因为目前的做法是失败的。

从更广义的角度看,联合国文化必须改变——或许应当建立全新奖励制度——从而将施政重点放在现实世界,而不是总部当中;要落实报告的各项建议,而不是仅仅制造更多的报告;同时要对执行结果进行评估,而不仅仅是计算联合国开会的数量。

最后,下一任秘书长必须务实思考,认识到联合国高效、灵活行动的能力一定会与预算限制相冲突。希望财政天堂有一天能神奇地打开根本没有意义。这样的奇迹不会发生。

放眼这些具体项目之外,有两个核心问题决定着联合国的未来:鉴于21世纪全球治理方面的赤字,联合国议事机构能否介入并做出符合形势要求的重大决策?而决策一旦作出,联合国本身的机构体制能否有效的落实政策?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只要有充足的政治意愿、强有力的领导、以及目标驱动的明确改革计划,联合国仍然可以成为稳定、公平及可持续全球秩序的支柱。有意无意的忽视、体制腐败和面对我们这个时代重大挑战的无能是另外一种选择。我们所有人都将因此面对一个越来越不稳定的世界。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