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family of West Indian immigrants arrive to Britain Evening Standard/Getty Images

民粹主义的反噬

伦敦——今年春天,现实告诉英国首相特雷莎·梅的保守党政府,政策的意外后果究竟能有多么长期、多么强大。近来爆发了与联合王国边境的有关的两个问题——其一涉及移民,另外一个涉及与爱尔兰共和国的边界。虽然它们尚未削弱对政府的支持,但不能再任由事态发展下去了。而且它们几乎肯定会削弱英国所剩无几的软实力。

移民问题可以追溯到70年前,第一批加勒比移民在英国登陆。二战后他们应政府之邀帮助补充劳动力的短缺,在国家卫生署(NHS)和其他部门填补人员短缺的工作。

后世根据他们所乘坐的船只将他们称之为“疾风一代”,这批移民当时手持原始护照入境英国。身为英国殖民地公民,他们在法律上也被视为英国公民。因此他们不需要额外采取措施来获取具体的英国公民身份;他们的子女也不需要,这些人入境时只在纸质入境卡上有所记录。

而现在英国政府决定这些长久以来的英国公民根本不是公民,因为他们缺乏正式的文件记录。行政错误似乎导致原有的入境登记卡被损毁,这些登记卡一直被保存在内政部某处的板条箱中。

梅政府现在正匆忙处理接二连三发生的可耻事件。有些老人在回到牙买加等国看望亲属后被拒绝在英国这个他们毫无疑问认定为家的地方重新入境。还有人残忍地遭到拘留,并被剥夺国家卫生署免费医疗资格,就连那些身患癌症的人也不例外。

英国或许从本质上讲并非种族主义国家。但过去几十年来,右翼本土主义政客一直利用煽动性言论尤其针对祖籍南亚和西印度群岛的居民点燃反移民怒火。举个特别臭名昭著的例子,50年前的春天,保守党议员恩诺克·鲍威尔发表了他恐怖的“血流成河”演说,警告在15或20年内,黑人将用鞭子抽打白人。

What do you think?

Help us improve On Point by taking this short survey.

Take survey

抛开鲍威尔煽动性的言辞不谈,他的演讲反应了要求政客强硬对待移民的压力日渐增加——这一过程至今仍在继续。梅政府现在承诺不仅要减少非法移民,而且还要将年度移民总数控制在10万人以下。

这一数字简直低得可笑,相当于现在来自欧盟以外移民人数的仅一半左右(每年还有9万人来自欧盟内部)。仿佛实现上述目标并非已然是痴人说梦,梅还坚持要求把外国学生也划成移民,尽管他们仅在求学期间留居英国。

但梅处理移民问题的恶劣态度由来已久。2013年任内政大臣时,她主张面向非法移民营造一种“敌对的氛围”——很多人认为这毒化了所有肤色较深的人所面临的生存环境。政治尴尬气氛日趋严重。

至于其他政府部长,他们对疾风丑闻面带愧色的道歉声越来越大,因为这则消息刚好在英联邦政府首脑赴伦敦参与两年一度会议的同一周爆发。随着有关内政部虐待非加勒比英联邦国家出生民众的报道不断扩散,表明这个问题很可能会波及到疾风一代以外的其他人,因此我们今后可能会听到越来越多的道歉声。

但移民管理并非梅政府仅有的边境相关挑战。在英国退出欧盟后,它还必须处理英国与爱尔兰共和国之间的陆地边境问题。

当梅政府宣布落实脱欧承诺时,它从未考虑对英国边境的影响,就明确表示将离开单一市场和关税同盟。2016年6月英国脱欧公投的结果根本没有包含这样的决定。相反,像公民投票本身一样,这条自我强加的红线仅仅是为了安抚保守党内部的最右翼分子。

这样的“硬脱欧”会对英国经济产生严重的后果。关税同盟通常包括相邻国家,这些国家之间的贸易享受免关税和配额待遇,而对联盟以外的其他国家则实行共同的关税政策。欧盟是世界几个关税同盟中最成功的。

梅政府表示退出关税同盟将使英国达成自身的关税协定。但作为欧盟成员国,英国已经获得了对世界70%市场的优惠准入。我们不知道梅政府怎么会认为英国依靠自己的力量可以取得更好的结果。

更糟的是,就像梅自己在为留欧派宣传时曾经公开表示的那样,不同关税的国家间不可能存在虚拟边境一说。如果包括北爱尔兰在内的英国脱离关税同盟,而爱尔兰共和国仍留在同盟内部,那么必须划定一条硬性的边境。

但这样一条边界有可能破坏20年来支撑北爱尔兰和平的北爱尔兰和平协定。而梅政府并未提出在没有边界的两个不同关税制度间管理关系的可行的替代计划。

政治姿态往往是权宜之计。而现在的事态发展每天都在提醒梅政府宣布任何不考虑未来利益的立场需要付出影响深远的代价。

http://prosyn.org/AKY1Uk0/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