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

欺骗英国脱欧

伦敦——几个月前,我预测英国首相特雷莎·梅的政府将在下个月倒台,因为英国民众将会认识到他们所承诺的“软脱欧”是不可能的。我错的多么离谱!梅现在要求提前选举,而她可能在此次选举中轻松获胜。

事实证明,梅自己意识到如果民众讨论并就其脱欧计划提出异议将会发生什么。因此她制定了一项阻止人们再就英国脱欧进行讨论的政治政策。这意味着永远不允许民众(甚至议会)投票决定梅的政府应当采取何种脱欧方式,就英国是否应当脱欧进行二次投票更是不可能的。

但显而易见,去年6月就英国欧盟成员身份举行的全民公投仅具有顾问意义,议会不必受其约束。不仅如此,在全民公决拉票期间,各种脱欧方案从未被作为替代选择加以讨论——更不用说投票了。

如果一定要说有什么区别,由鲍里斯·约翰逊这样的脱欧分子(梅的现任外交大臣)灌输给脱欧选民的期望是他们可以“分到自己的蛋糕并吃掉它。”约翰逊和其他著名的“脱欧”运动领袖称英国将轻而易举的保留单一市场准入,同时还能阻止来自欧盟的移民。

梅不但没有重新审视问题并揭穿脱欧派的承诺有多么虚伪,反而“严格禁止”所有的讨论活动。而且她令人震惊的取得了成功。

梅既定战略的首要步骤是在去年夏天毫不含糊的声明“不会提前举行大选。”这起到了防止投票“留欧”的48%的选民可能展开的动员活动,这些人与多数专业政客的预期恰恰相反,仍然强烈反对脱欧。如果梅没有采取上述步骤,由自由民主党或新中左翼政党等领导的政治反脱欧运动可能会迅速成形并挑战保守派所掌握的权力。一旦选民知道英国脱欧真的会发生,那么“脱欧选举”可能会演变成再一次全民公投,而且结果高度不可预测。

但直到梅发表声明前,资深政界人士,如前首相托尼·布莱尔,一直认为脱欧极有可能在下一次大选前结束。因此,没有人出面为这样的计划奠定基础。这导致他们明显处于劣势。

梅策略的第二步是避免讨论英国应当选择什么样的方式脱欧。与政府声明相反,梅的目标不是通过将英国目标对欧盟27国保密而在谈判中占据上风。(归根结底,英国想要的理想结果根本没有秘密。)相反,梅政府希望阻止英国选民认识到他们在脱欧运动中被欺骗到何种程度。

民意调查结果显示,去年多数选民希望同时实现保留单一市场资格和控制欧盟移民的目标。如果被迫做出选择,他们绝大多数人都会选择单一市场准入。但梅政府很有可能争取相反的结果:即控制移民,并不惜付出她所谓的“彻底脱离”单一市场的代价。

梅政府知道,如果脱欧运动的欺骗性被公诸于世,她现在与脱欧绑在一起的保守党将很有可能面临潜在的灾难性抵制。 上周公布的YouGov民调凸显出这种危险,该民调结果首次表明多数人后悔脱欧公投的结果。因此她试着“温水煮青蛙”,从而保证青蛙在发现被煮时想从锅里跳出来已经太晚了。

这一策略近乎受阻,因为政府努力未能阻止议会就触发第五十条进行投票,从而正式启动脱欧谈判进程。梅政府反对投票,恰恰因为他们害怕提供更多目标细节,或者违心的重复脱欧派所做的承诺(欧盟很快就会宣布拒绝接受这样的条件),或者承认脱欧派(以及政府本身)欺骗民众。

当最高法院裁定议会应当举行投票时,梅政府必须找到第三条路。它利用了在公投中曾助脱欧派取得巨大成功的同样的混淆事实的伎俩——并且赢得了这次投票。

梅推进英国选民从未想要的脱欧计划版本的最后一个关键步骤是阻止就最终协议进行投票。如果梅执行正常的选举时间表,谈判将在大选前仅仅十八个月结束。这绝不是政府希望自己骗术被曝光的时间点,尤其考虑到梅所达成的协议很可能分裂她自己的政党。

现在举行选举就可以避免这样的风险。因为要筹备竞选,现在关注是否要触发第五十条已经太晚了。而且,现在还处于脱欧进程的早期,许多选民——甚至还有许多企业——都还没有意识到硬脱欧意味着什么。简言之,英国人还不知道他们被欺骗了。

以民主和主权的名义,虽然很多人当时因为欺诈才选择投票脱欧,但英国选民重新考虑脱欧的任何机会,或者就其政府应当采取何种脱欧方案的知情选择权却完全被剥夺。相反,他们正被操纵再次投票制造不可能的结果。

所有这一切都对英国民主、政治文化、甚至是这个国家的长期稳定造成令人担忧的影响。如果外国人问英国民主为什么能在没有书面宪法的条件下运行,常规的答案是英国人对公平和违规行为的共同理解能够引领他们抵制不民主的行动。今天这个答案还能否令人信服?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