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幸福的量子

迪拜——我很高兴参加今年国际幸福日的庆祝活动。但说实话,我更关注一年中其他364天。毕竟,我本人是幸福行业的从业人员。

世界各地已经开展了若干项计划和工作,从超越GDP及学校或医院病床数的视角来衡量一国的执政和发展是否成功。因为来自一个过去50年都在试图从零建设经济的国家,我所供职的政府非常清楚这样的数字虽然显示了我们的发展,但却根本无法反映现实的全部。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2011年,联合国呼吁各成员国在为实现及衡量社会经济发展目标奋斗时应更加注重福祉和幸福。自那以后,很多国家开始意识到将幸福视为执政目标的核心是合情合理的举措。

像很多人一样,在我的国家阿联酋,我们已经开始认识到需要制定能真正体现成功含义的执政标杆。我们关注的问题不再是是否为民众提供了充分的服务及合理的经济政策,而是是否让民众实现了幸福。当然,后者需要以前者为基础;但同时也意味着要超越统计数据的羁绊,从有希望、有恐惧和有抱负的鲜活的人的角度来理解民众的需求。

幸福在阿联酋是项严肃的事业,对它的关注渗透到政府的方方面面,包括鼓励私营部门企业在日常经营活动中关注相关各方的幸福。它需要制定国家战略、计划和政策,来增强幸福感,并不断衡量我们所取得的成就。

但我们所谓的幸福指标究竟是什么?它既不是转瞬即逝的愉悦也不是永恒的状态。它的层次比满意更高,代表着一种蓬勃向上、无所不在的快乐。

幸福是知道你和家人非常安全,你的子女拥有机会;你能够指望社会高度的关怀、尊重和公正。幸福并不是高高在上的赐予;我们都必须努力去实现它。但在我看来,政府的职能是创造一种幸福的环境,让积极的生活态度不断向外扩张。

人生中的困难和挫折并不一定意味着幸福的失去,而是取决于你和其他协助你的人如何去克服困难。因此幸福意味着全心全意帮助他人,以及为自己乐观、建设性的决策负责。在政府工作的10年中,我个人从未碰到过不能以微笑、关怀和积极的态度来处理的事务。幸福是我所热情信奉的个人理想。

幸福无法硬性规定、要求或者强加,而是必须耐心鼓励和培养。它需要做出心态上的改变,一心一意关注寻求建设性的成果。无论个人还是群体都能够体验到幸福。

那么我们在阿联酋如何去追求它?现在做出结论还为时尚早——一个月前我刚才就任职务。但我们已经有了一项百日计划,以及一系列需要完成的明确任务。我们已经明确了各政府机构制定政策的指导方针,建立了各机构间的协调构架,确定了服务和提供服务的全新渠道。我们还在制定基准和评估工具,以便确定并且监控可以衡量的幸福绩效指标。

在将追求幸福作为国家核心议程的同时,我们必须鼓励私营部门的加入。阿联酋是200多个民族民众的家园,也是全世界一块最多样化的劳动力市场——我们必须确保在维护恰当的立法和监管框架之外,我国企业家能以开明的自我利益为基础来采取行动。

正如GDP并非衡量一个国家成功的唯一标准,单凭利润也不能确定企业的成功。在我们这个观点、新闻和信息以光速传播的相互联系的世界里,幸福是一种竞争优势;��实上,它是企业品牌的核心内容。

我们生活在艰苦的环境当中。中东往往无法与幸福联系在一起;有时,我们地区的好消息似乎淹没在坏消息当中。但我们都愿意看到我们所爱的人和我们自己茁壮成长,并最大限度地发挥自己的潜能。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所有人都怀有这种精神,通过强化并将其发扬光大,我们可以期待实现和平、安全、宽容、积极和尊重。我们可以合作营造民众真正能够蓬勃发展的环境,并让他们能够期待发挥他们的潜能。我们都可以成为怀着共享幸福的愿望欢聚一堂的社会的一部分。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