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教皇的黄昏

保罗教皇再一次回到医院,命在旦夕。即使是像我这样的非天主教教徒,在这样的场景下也开始思考教皇病逝的时候,世界将承受怎样的损失。

脑中浮现的是一幅色彩斑斓的画面。对于那些像我这样把1989年共产主义阵营解体看作20世纪影响深远的事件的人来说,约翰·保罗二世是个英雄。在波兰,他是所有民间活动的中心焦点。在其他国家,尤其是在罗马尼亚,以及当时的捷克斯洛伐克和匈牙利,真空状态或者最多可被称之为民间的独立组织取代了共产主义,而波兰却有另外一种合法性的根源。就在他当选教皇前后,也就是随后那个Krakow的Cardinal Karol Wojtyla,是最能代表他的时候。

Cardinal Wojtyla当选教皇的重要意义不仅仅体现在教会内部。事实上,他本人并不喜欢将他的教会定义为民间组织。在一次谈话中他曾抗议说:“不,教会不是民间社会,它是神圣社会。”

这表明了约翰·保罗二世担任教皇一职带来的的另一方面的影响,比起教会外的人来说,这点与教徒更休戚相关。在教条和伦理方面,与约翰二十三世教皇恰恰相反,约翰·保罗二世代表了保守派的观点。约翰二十三世通过上世纪六十年代的第二次梵蒂冈会议和诸多其他渠道,曾试图使天主教与现代社会相为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