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土耳其的死亡螺旋

比什凯克——过去一年袭击土耳其的系列恐怖事件正在下个月该国民众即将举行新宪法投票之际导致这个曾被视为中东地区民主、世俗典范的国家陷入到死亡螺旋之中。从前占土耳其GDP10%以上的旅游业正在萎缩,同时外国直接投资注定会大幅放缓。上述效果将相互叠加,从而产生一种很难打破的恶性循环。

土耳其政府控制的媒体和大批民众认为是西方国家的邪恶之手在作祟。观察家却往往将土耳其的困境归咎于该国无力实现传统伊斯兰教和现代西方趋势的融合,以及叙利亚冲突等外部事件。但土耳其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的决策同样加剧了土耳其面对恐怖主义的脆弱性。

埃尔多安第一个这样的决策目的是促成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政权的垮台,因此他容忍包括伊斯兰国新成员在内的战斗部队跨越土耳其南部边界进入叙利亚而几乎不采取任何举措。他未能充分认识到这些战斗人员对土耳其自身安全造成的威胁,尤其当伊斯兰教附属团体的诸多参与者对土耳其怀有的敌意并不逊于阿萨德。

重启土耳其与库尔德人多年未决的内战是埃尔多安第二个致命的决策。在总统任期早期,埃尔多安曾主动接触库尔德人,并在某种程度上成功平息了主动的敌对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