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土耳其的崛起与泛阿拉伯主义的没落

特拉维夫——

前往加沙的土耳其“和平小船队”的致命惨败凸显了日益紧张的以色列-土耳其联盟关系。但是这起事故主要帮助暴露了土耳其由倾向西方转变为中东大国的更深层原因——它与该地区的流氓政权和极端组织结成了联盟。

外交政策与国内基础是分不开的。各国的身份以及民族精神总是决定他们战略优先事项的决定性动机。当然,以色列犯的大错确实破坏了与土耳其的联盟关系。但是以色列的“外围联盟”的分崩离析——包括与土耳其、伊朗王执政时的伊朗以及埃塞俄比亚的联盟——主要是由于这些国家的变革,如大阿亚图拉霍梅尼的当权、海尔·塞拉西国王政权的终结,以及总理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带领土耳其向伊斯兰转变,而不是由于以色列的政策所致。

当前的危机显示了土耳其身份情结的深度以及它在亲西方的基马尔主义和东方奥斯曼帝国传统间摇摆。被欧盟冷落后,埃尔多安在正把平衡倾向后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