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土耳其的新使命

特拉维夫——自从土耳其共和国建立后,这个国家就一直在创始人凯末尔·阿塔土克的亲西方传统、以及土耳其帝国的东方传统间摇摆不定。现代土耳其深层次而复杂的身份问题从未得到过解决,这个问题现在正在动摇这个国家的战略联盟,重塑其在地区和全球发挥的作用。事实上,土耳其对自我认知的改变驱动了它迄今为止在以色列及其阿拉伯敌人,包括叙利亚和哈马斯之间充当和平中间人的并不成功的努力。

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总理替代埃及成为核心地区调解人的传教士般热情,以及他反对以色列在加沙所作所为的激烈言论,被许多人看作是试图恢复土耳其在帝国时代地区和平与安全保证人作用的一种尝试。它在中东扮演这一角色的资质绝对不容小视。

土耳其是真正的地区强国,其军事实力在世界范围内屈指可数。与此同时,它是尽管对伊朗核野心的忧虑并不亚于以色列,却能对美国的不快不理不睬,继续与伊朗保持极好的经济和政治关系的唯一一个穆斯林国家。当然,叙利亚也是伊朗的盟友,但中东地区没有其他国家能够比拟土耳其对伊朗的影响力。土耳其在地区内的外交实力也体现在不久前在与沙特阿拉伯签订友好协议的同时,也与巴基斯坦和伊拉克保持了极好的关系。

欧洲对土耳其加入欧盟的努力一贯反应冷淡、伊拉克战争开始后公众爆发出强烈的反西方情绪、以及与美国关系的紧张——这部分源自于即将出台的《亚美尼亚大屠杀法》——构成了土耳其改变初衷的主要原因。阿塔土克内部革命倾向于与阿拉伯和穆斯林世界脱离关系的文明努力现在正在被重新审视。埃尔多安占据统治地位的正义与发展党(AKP)似乎正在领导土耳其寻求一种新的 文明使命 ,而中东和前苏联共和国则取代了原本他们眼中的西方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