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土耳其民主的秘密武器

牛津——不久前,土耳其的那次未遂政变凸显了该国面对军事接管一贯非常脆弱。但这次政变也揭示了一种新的——而且是非常有效的——资产,这样的资产土耳其的邻国也应当设法加以利用:一个愿意并有能力反对极端威胁的强大的中产阶级。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总统是否会利用这一资产是土耳其现在所面临的问题。而对其他中东国家而言,问题在于如何建设一个有能力维稳的中产阶级。

当成群结队的市民为打击军事政变制造者深夜走上伊斯坦布尔街头,这是集体力量的充分展示——这种力量应当引起任何政治领袖,尤其是那些试图发展自己国家的政治领袖的关注。对政变的分析往往把重点放在土耳其精英阶层和埃尔多安决策不利方面(在上述方面寻找原因肯定有不小的收获)。但很少有人提及导致该国中产阶级崛起的土耳其政治经济结构性转型,正是上述转型构成了埃尔多安正义与发展党(AKP)的选民基础。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过去20年来,土耳其取得了令人瞩目的经济成就,从欧洲病夫一跃成为欧洲最具活力的经济体之一和新的中东贸易中心区。基础设施投资、支持中型企业、扩大地区贸易和发展旅游业成为土耳其转型的关键因素。

据世界银行估计土耳其的人均收入在不到10年时间里翻了两番,而贫困率则降低了一半以上。由此带来了土耳其农村劳动力、小企业家和低收入工人巨大的经济流动性,让大批民众摆脱社会边缘进入主流。就连外交政策也尽可能与崛起的中产阶级经济利益保持一致(虽然叙利亚干预行动反映外交政策重点发生了变化)。

对土耳其新生中产阶级而言,没有什么比民主制度的生存更加重要——而且,不久前发生的事件表明,土耳其民众愿意为捍卫民主而奋斗。事实上,土耳其发生的一切不仅反映了埃尔多安及其挑战者之间的权力斗争;同时也凸显了中产阶级决心确保土耳其不会恢复到有损其经济和政治命运的政治制度。

所有这一切表明在应对政变企图时,埃尔多安及其支持者不应仅局限于惩罚策动政变的军事派别,尽管这当然也非常重要。他们还必须确保保卫政府的中产阶级利益得到强化。

从这个意义上讲,未来数月或数年当中土耳其所面临的真正挑战并不来自于军事或外交阴谋。屈服于巩固总统手中权力的诱惑表面上看是在保护政府权威,但实际却有可能限制制约力量和政治反对派(包括总统自身所在政党)。这样有可能破坏中产阶级为之奋斗的政治制度。

当然,埃尔多安的确需要巩固自己的政治基础,包括恢复与忠实支持者之间的关系。而清洗可能支持政变的军事和文职官僚无疑会取悦党派的忠实支持者。但他还必须弥合政治裂痕,达成支持经济繁荣的全新共识。

也许最重要的是,正义与发展党必须阻止土耳其区域经济一体化模式的危险瓦解,区域经济一体化基于“邻国零纠纷”政策,这项政策最初由前总理艾哈迈德·达吾特欧鲁提出设想,但在近年间遭遇挫折。土耳其已经切断了与几乎所有中东邻国的直接联系。近期上演的土俄外交关系恶化又进一步削弱了土耳其的立场。土耳其作为穆斯林民主典范的地位也逐渐恶化,政治分化不���加深,国家稳定所遭受的威胁越来越强。

所有这些对土耳其中产阶级——以及正义与发展党最终选举成功——所依赖的经济都没有任何好处。这让人们有理由期望此次失败的政变能通过凸显中产阶级在反政府军事武装面前的壁垒作用,刺激埃尔多安政府解开土耳其的政治僵局并确保经济增长。土耳其的中产阶级不会支持一个无力推进自身利益和实现经济繁荣的政党。但如果正义与发展党回归其实现经济流动性的根本初衷——则是另外一回事。

更重要的是,在埃尔多安试图将更多权力聚集于总统办公室之际,时刻提醒自己导致奥斯曼帝国崛起及最终覆灭的条件对他非常有好处。像正义与发展党的崛起一样,奥斯曼帝国有赖于土耳其乡下,尤其是安纳托利亚内陆地区翻身农民的支持。但在君士坦丁堡巩固了自身权力后,奥斯曼帝国统治者迅速建立了与其进步本源相抵触的某种苏丹式统治秩序——从而在内部遭到了削弱。随着权力的日益集中,奥斯曼统治者越来越依赖于国内显要和欧洲列强。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如果埃尔多安的正义与发展党希望避免类似的命运,那么就必须停止其日后向苏丹式秩序进军的步伐。建立繁荣和包容的民主制度是土耳其唯一的出路,而且还会为中东其他国家树立一个急需的榜样。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