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欧盟的土耳其开放

马德里—6月的土耳其大选释放出一个强有力的信号:土耳其民主完好无损。事实上,尽管在选战过程中曾出现过一些关于透明度的怨言,但民主仍然获得了胜利,合格选民中有86%参与了投票,这在欧洲是十分罕见的。世界其他地区——特别是欧盟——应该对此感到关注。

土耳其公民通过选票否定了执政党正义与发展党(Justice and Development Party,AKP),使它没有能够获得修宪所需要的绝对多数。此外,有10%以上的选民把票投给了人民民主党(Peoples’ Democratic Party,HDP),使这个由土耳其长期被边缘化的库尔德人和其他群体组成的政党首次跻身议会,取得了全国而不仅仅是库尔德多数地区代表权。而阿拉维派和基督徒少数群体也赢得了更大的议会代表权,雅兹迪人和罗姆人更是首次在议会中有了代表,这些进一步表明了多元化的胜利。

新的议会组成有可能对土耳其外交政策造成重大影响。在过去几年中,土耳其外交政策面临诸多严峻挑战。事实上,随着地区冲突恶化,土耳其的核心外交政策目标——确保周边“零问题”已经成为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而土耳其所追求的政策既没有让中东逊尼派多数国家满意,也没有让西方满意,叙利亚和埃及就是明证。

也许更重要的是,AKP政府的外交政策面临着巨大的国内力量批评,而如今,这些国内力量有了更大的权力改变土耳其外交政策——不论AKP最终是组成联合政府还是少数政府都将如此。变化的方向必须考虑各政党的方针偏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