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土耳其扎在欧盟背上的刺

马德里——在欧盟全力抵御威胁其核心机构的民族主义风暴的同时,其某些重要的战略合作伙伴却为当前政治气氛注入了更多不确定性。一个明显的例子是土耳其,该国自1952年以来一直是北约成员国,1999年来一直是加入欧盟的正式候选人。

表面上看,土耳其像是作为欧洲和中东桥梁的理想选择。但现在却令人惊讶地远离了欧洲,该国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甚至指责德国和荷兰政府像纳粹一样行事。

自从去年7月挫败一次政变企图以来,埃尔多安利用国家紧急状态发动攻势并巩固其自身势力。受欢迎程度直线上升导致其通过行政命令进行治理的新战略得到巩固。到目前为止,已有超过100,000公务员被解雇或者停职,而且不少埃尔多安的政治对手都被监禁。多家民间社会组织和新闻媒体均被关闭,而且土耳其现在夺得了监禁记者人数创记录的并不光荣的桂冠。

此外,埃尔多安正施压推进宪法改革,由4月中旬一次全民公投决定是否将土耳其现行的议会制改为总统制。如果改革成行,埃尔多安获得的权力甚至将超过备受尊敬的现代土耳其“之父”穆斯塔法·凯末尔·阿塔图尔克(Mustafa KemalAtatürk)。

欧洲委员会已经警告在实行紧急状态的情况下举行全民公投可能缺乏诚信。在这种情况下,推行如此规模的改革可能进一步打击土耳其民主,为埃尔多安获得推行其越来越任性的外交政策创造更多空间。

尽管2016年3月土耳其和欧盟签署协议对进入欧盟的难民进行管理,但外交关系紧张似乎已成为双边关系的新常态。几周前,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批评埃尔多安打击新闻自由;而埃尔多安一方则危险地对纳粹主义进行琐碎化,发表评论抨击德国和荷兰出于安全原因取消拥护全民公投的群众集会。

但埃尔多安不能藏在难民协议背后发表这样不可接受的侮辱性言论。虽然用愤怒回应愤怒可能会产生消极影响,但欧盟确实需要明确告诉土耳其,虽然欧土关系非常宝贵,但却并非毫无条件。欧盟高级代表费代丽卡·莫盖里尼及专员约翰内斯·哈恩不久前发表联合声明 ——呼吁土耳其“避免过分的言论和行动”——就是一个好的开始。

土耳其和欧盟关系日趋紧张恰逢土耳其外交政策发生重大变化之时。2015年11月土耳其击落一架俄罗斯战机后,令人惊讶地迅速与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修复了关系。土耳其随后开始在叙利亚战场上与俄罗斯合作,对2016年8月的冲突进行军事干预。起初俄土联盟的长期可行性值得怀疑,但却无疑在叙利亚战场上取得了成果。

土耳其在叙利亚的主要目标之一是打败伊斯兰国,该组织曾在土耳其境内发动了数次恐怖袭击。但土耳其政府还希望阻止成立独立的库尔德斯坦,因为独立的库尔德国家可能会对土耳其东南部地区投射影响力。

为实现这一目标,土耳其当局把矛头对准民主联盟党(PYD),称其与被美国、欧盟和埃尔多安同时认定为恐怖组织的库尔德工人党(PKK)有联系。但美国和欧盟担心土耳其对民主联盟党发动袭击,因为该党在反击伊斯兰国的斗争中发挥着核心作用。到目前为止,唐纳德·特朗普的总统内阁从未表示过愿意取消对民主联盟党的支持。

库尔德问题造成该地区地缘政治长期不稳定。有鉴于此,美国和欧盟必须对埃尔多安持续施压,迫使他按照各方都能认同的合理优先政策行事——即结束伊斯兰国的野蛮主义。实现这一目标需要成立的联盟尽可能具有包容性,并有能力占领伊斯兰国在叙利亚的据点拉卡省。

虽然埃尔多安的敌意越来越强,但欧盟应毫不犹豫地捍卫与土耳其关系,或提醒土耳其这种关系对双方都有利。毕竟,土耳其1995年与欧盟签订的关税同盟协议对土耳其经济发展的贡献不可磨灭。

在叙利亚恢复和平前,土耳其和欧盟关系的紧张局势可能持续;但这种紧张并不一定是不可逆的。有些措施可能有助于缓解紧张局势。土耳其政府应当采取相对稳定的外交政策,允许民众在即将举行的全民公投和今后其他投票活动中自由地表达意见。而欧盟方面则应当保持稳定,致力于建设一个稳定、多元化——并允许民众尽情发挥活力——的土耳其。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