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土耳其的沼泽

特拉维夫—伊斯兰国军事集团正在伊拉克和叙利亚节节进逼,长期以来一直由西方列强维持的传统地区联盟被颠覆了。特别严重的是,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正以逊尼派伊斯兰教主要保护者的姿态协调土耳其与北约的关系。

土耳其不愿加入美国领导的针对伊斯兰国的极端逊尼派,这使它孤立于加入联盟的其他逊尼派阿拉伯强国(如沙特阿拉伯)。此外,这也使土耳其更加远离其伊朗阵营盟国,——埃尔多安一根筋地要颠覆大马士革的巴沙尔·阿萨德令他们十分不满。而德国和法国等欧盟国家也发现永远不能相信土耳其可以将其伊斯兰教使命与其加入欧洲的愿望协调起来。

事实上,一个重要北约国家成了中东极端伊斯兰圣骑士,它的总统选票主要来自带反西方情绪的选民。埃尔多安的支持者将西方针对伊斯兰教恐怖主义的运动称为压迫逊尼派的阴谋。其中一位支持者柯南·阿尔贝(Kenan Alpay)最近写道“土耳其不能成为旨在剿灭从穆斯林兄弟会到……阿富汗塔利班的一切伊斯兰运动的国际体系的一部分。”

几周后,埃尔多安本人在伊斯坦布尔马尔马拉大学(Marmara University)措辞严厉地抨击了西方,他将如今西方对中东的干预与一战期间英国军官“阿拉伯的劳伦斯”(Lawrence of Arabia)介入针对奥斯曼帝国的阿拉伯革命(Arab Revolt)相提并论,并谴责了决定了此后中东政治版图的赛克斯-皮科协定(Sykes-Picot Agre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