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习特战略对峙

新加坡——在古代,中国皇帝从未前往另外一个国家去会晤该国新任统治者。相反,那位统治者或者他的特使将会访问中国的帝国之都,由天子主持授权仪式。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横跨数千英里在马阿拉歌庄园会晤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而不是在紫禁城接见这位总统的现实表明,中国认为自己的地位与美国相比还略逊一筹。

但这绝不意味着习近平认为这种地位是永久的。恰恰相反,如果美国不进一步努力维护其全球领导地位,他可能会预料两国的战略地位将迅速发生变化。

有关中国崛起和美国相对衰落的探讨已经持续了近十年时间了。但直到特朗普就职之前,中国可能取代美国成为全球主导力量的观点无论在中国人或世界各地的观察家看来似乎都不太可行。

马阿拉歌庄园的会晤将进一步强化上述新观点。尽管此次会晤被外界视为两位领导人亲自见面的一次机会,但据说特朗普至少打算向习近平提出三个主要问题:美国与中国的巨额贸易赤字、朝鲜的核计划以及中国和美国南海盟友之间的领土冲突。

两位领导人毫无疑问都希望对方在这些问题上做出让步,这样自己就能最终成为峰会的“胜利者”。特朗普需要有利的结果才能弥补已严重侵蚀其政治资本并将其支持率打压至历史低位的一系列国内政策失误。而习近平则希望在11月中国共产党全国代表大会召开之前取得外交胜利来巩固自身的政治地位

在贸易领域,特朗普希望减少中国对美国的出口,最大可能是通过对中国产品强征更多关税并施压美国和国际制造企业将他们的生产设施迁到美国。但特朗普在这个问题上不可能完全随心所欲。单方面对中国进口产品强征关税很可能触发贸易争端并招致中国报复,从而伤害创造财富和为美国消费者提供廉价商品的美国企业——这些企业将他们的生产设施设在中国。

说服中国从美国进口更多商品是特朗普更好的选择。但中国需要时间才能实现这样的变化。而且,就美国方面而言,特朗普不能简单地为企业规定配额,企业必须基于市场条件来做出自己的决策。

不仅如此,特朗普已经暗示如果习近平能协助控制朝鲜政权的核野心,他或将以某种方式软化在贸易问题上的立场。但习近平非常清楚自己在贸易问题上占有优势,不会轻易改变立场。相反,他很可能将提出用中国在朝鲜问题上的合作来换取美国停止在韩国部署末段高空区域防御(即萨德)反导系统。

特朗普极有可能会拒绝这一提议。但他可能高估了中国对朝鲜的影响。朝鲜不顾中国制裁在近期进行了核及导弹试验,中国已经停止从朝鲜进口煤炭——而对中国的煤炭出口原本是朝鲜政权的主要收入来源。如果中国对朝鲜的控制力比很多人预想的更弱,习近平不太可能在解决核威胁的问题上对特朗普做出任何战略让步。

南海问题也存在类似的状况。中国已经将领土要求定义为“核心利益”,隐含的意思是它将不惜使用武力来捍卫那里的立场。某些观察家一直批评前总统巴拉克·奥巴马在南海问题上太过软弱,因为他允许中国在过去八年里毫无限制地宣扬自己的主张。但奥巴马根本不太可能在不冒着引发大国重大冲突的情况下阻止中国。特朗普也想阻止中国对韩国的战略侵蚀;但正如他与习近平的会晤将要证明的那样,他和奥巴马同样面临着非常有限的选择。

鉴于这些限制条件,可以肯定特朗普在峰会上取得政治胜利几乎是不可能的。与此同时,习近平可以毫不让步地胜利回国。这样一种可能的结果将进一步强化美国正在中国面前失去全球影响力的看法,尤其是在那些目睹特朗普废除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并中止奥巴马亚太战略“枢纽”政策的观察家们眼中。

由于美国社会的深刻分裂,特朗普孤立、反自由主义的政府可能已经缺乏推迟、更不要说逆转全球力量向中国大规模转移的政治资本和决心。在特朗普就任总统期间和在那之后,上述转移将只会加速,除非为了保���美国来之不易且代价昂贵的全球优势而做出重大的变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