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关于贸易的大白话

坎布里奇—唐纳德·特朗普令人震惊地在美国总统大选中胜出,经济学家是否要为此负部分责任?即使他们没能阻止特朗普,经济学家也应该在公共辩论中起到更大的影响力,如果他们更加专注于经济学教育而不是为全球化鼓吹者站边的话。

我在近二十年前写作《全球化是否过犹不及》(Has Globalization Gone Too Far?)一书时曾经请一位著名经济学家撰写推荐跋。我在书中说,如果没有更加协调的政府应对机制,过度全球化将深化社会分裂,加剧分配问题,破坏国内社会契约——该书出版后,这些观点都成为常规智慧。

这位经济学家对此持有异议。他说,他并不真的反对其中的分析,但是担心我的书会“为野蛮人提供火力”。保护主义者会抓住书中关于全球化弊端的论点,为他们的狭隘自私的日程提供支持。

这样的反应我仍然能够从经济学家同事那里听到。其中一位在经过了一番谈话后举手问道:你难道不担心你的观点被滥用,帮了你所驳斥的煽动家和民粹主义者的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