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onesia Samsung Factory Dimas Ardian/Getty Images

关于贸易的大白话

坎布里奇—唐纳德·特朗普令人震惊地在美国总统大选中胜出,经济学家是否要为此负部分责任?即使他们没能阻止特朗普,经济学家也应该在公共辩论中起到更大的影响力,如果他们更加专注于经济学教育而不是为全球化鼓吹者站边的话。

我在近二十年前写作《全球化是否过犹不及》(Has Globalization Gone Too Far?)一书时曾经请一位著名经济学家撰写推荐跋。我在书中说,如果没有更加协调的政府应对机制,过度全球化将深化社会分裂,加剧分配问题,破坏国内社会契约——该书出版后,这些观点都成为常规智慧。

这位经济学家对此持有异议。他说,他并不真的反对其中的分析,但是担心我的书会“为野蛮人提供火力”。保护主义者会抓住书中关于全球化弊端的论点,为他们的狭隘自私的日程提供支持。

To continue reading, please log in or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Registration is quick and easy and requires only your email address. If you already have an account with us, please log in. Or subscribe now for unlimited access.

required

Log in

http://prosyn.org/Rf6JQur/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