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woman holds a sign with a portrait of the US president during a protest against his planned visit to the World Economic Forum in Davos RUBEN SPRICH/AFP/Getty Images

特朗普与达沃斯众人

发自莫斯科——有句俗话说“如果山不到默罕默德这边来,默罕默德就到山那边去。”在决定出席今年的瑞士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会议后,美国总统特朗普似乎把这句话记在了心里(虽然他肯定不会让先知穆罕默德和他自己之间扯上任何联系)。

The Year Ahead 2018

The world’s leading thinkers and policymakers examine what’s come apart in the past year, and anticipate what will define the year ahead.

Order now

对于每年1月份齐聚达沃斯的全球商界、金融界和政界领袖来说,特朗普今年将加入他们的消息至少算是有点震惊。以达沃斯人群为代表的大多数全球精英都极为鄙视特朗普,而特朗普最近针对“粪坑国家”的种族主义咆哮可能令这种蔑视又加深了一点。

然而本次会议无疑将推出一些旨在迎合特朗普虚荣心的谄媚表演,参与者争相对他大加奉承,在他以“美国优先”的手法开始拙劣地试图捍卫那些跛脚理论时纷纷点赞。毕竟在去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谎称自己是全球化和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的新全球倡导者时,对着他点头哈腰的也是同一帮人。

莅临达沃斯的某些世界领导人特别有拍特朗普马屁的动力。尤其是英国首相特蕾莎·梅特(Teresa May)在爆发大规模示威的可能性导致特朗普无法出席伦敦美国新大使馆的开馆典礼之后或许特别想要安抚特朗普。随着英国脱欧的临近——以及国内脱欧支持率不断走低——英国可再也承受不起与美国的“特殊关系”进一步恶化的后果。梅的政府急于维护一个特朗普会向英国提供有利贸易协议的预期,即便这只是自欺欺人。

但即便特朗普渴望有人拍他马屁,这也算不上是一个令他参加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会议的可靠理由。美国国内也不乏帮他提鞋的软骨头,在特朗普内阁和共和党国会领导层中比比皆是。本月早些时候,阿肯色州参议员汤姆·科顿(Tom Cotton)和乔治亚州参议员戴维·珀杜(David Perdue)都试图为特朗普的公然种族主义言论辩护,他们首先声称自己不记得听他说过“粪坑”(shithole),后来又宣称特朗普说的肯定是“茅房”(shithouse) ——根据这种毫无意义的差异来狡辩真的有意思吗?

但也不是每个来达沃斯的人都准备去采取这种做法。当特朗普出场时,法国总统马克龙和德国总理默克尔可能会使自己变得特立独行。

马克龙到目前为止都妥善料理着特朗普:他在去年夏天邀请后者出席了巴士底日阅兵仪式,以此平息了特朗普心里对他的苛责,但他也会公开挑战特朗普,从第一次会议上的大胆握手到对伊朗核协议的辩护上都是如此。在默克尔方面,她与特朗普紧张和痛苦的会面几乎就跟她与特朗普心目中的英雄榜样——俄罗斯总统普京——的冷淡交锋一样传奇。

没有人知道达沃斯的非洲领导人——他们中的许多人公开谴责特朗普的言论,要求道歉并撤回——在亲眼见到这人时会做出何种反应。同样,记者是否会恭敬地闭上自己的嘴巴,还是给予特朗普一场新任美国驻荷兰大使彼得·霍克斯特拉(Peter Hoekstra)从荷兰媒体处遭遇的那种抨击,这一点仍不确定(霍克斯特拉被迫回应他2015年说出的谎言,即“伊斯兰运动”给荷兰全国带来了混乱,荷兰政治人物被伊斯兰主义者点火焚烧,穆斯林占主导的“禁区”已经在荷兰境内大量涌现。 )

鉴于特朗普会面临轻视甚至遭到直接嘲讽的风险,他为何决定参加达沃斯仍不清楚。我能看出的唯一原因是他打算把自己的经济民族主义,仇外移民政策,对新闻界的反感和对国际机构的蔑视彻底展现出来,好取悦自己的国内支持者。如果他的言论碰到了嘘声或沉默,他会自鸣得意地说这是因为他跟前任奥巴马不一样,他实际上捍卫了美国的利益。

上周,亚利桑那州共和党参议员杰夫·弗莱克(Jeff Flake)谴责特朗普使用斯大林那个臭名昭著的“人民公敌”说法来形容自由媒体。但是像许多其他共和党人一样即将于今年退出国会的弗莱克还是过于文雅了。在苏维埃国家内部安全机构充分而可怕的支持下,斯大林口中的这个词等同于对数百万人的死刑判决。当同样的词从特朗普这个这本应是美国大部分安全机构怀疑对象的人嘴里蹦出来的时候,则成为了引导其支持者的忠诚和憎恶的述事表演的一部分。

对于特朗普来说,前往达沃斯的行程不过是一场竞选路演而已。因此在向诗作者奥西普·曼德尔施塔姆(Osip Mandelstam)表示歉意的情况下,我建议与会者读一篇由《克里姆林宫登山家》(又名《斯大林讽刺诗》,曼德尔施塔姆正是因为这首嘲讽诗而惨遭放逐而死)改编的讽刺诗。

白宫登山家

在他们手下,我们再无踏实的生活

十步之外,你听不到我们的声音

可哪怕有一丝的声响

都会触动白宫登山家的神经。

他短胖双掌上十指纤细,

他的言语狡诈轻佻,

他头戴宽厚的狐皮帽,

身上涂抹的上色油闪烁着金光。

在一堆唯唯诺诺顾问的簇拥之下,

他赏玩着阉人们的表演。

一人向他敬礼,另一个作势卖萌,还有一个痛哭流涕,

他伸出一根小指,兀自兴奋了起来。

他喷吐出一串煽动性语句,就像那马蹄印,

一条关于私处,一条关于前额,一条关于太阳穴,一条关于眼睛

http://prosyn.org/dKlbZDd/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