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

“可悲”的大多数?

维也纳—奥巴马说得对,在刚刚结束的美国总统选举中,选择的对象是民主本身。但是,随着唐纳德·特朗普出奇制胜希拉里·克林顿,现在我们能确定大多数美国人是反民主的吗?投票给克林顿的人如何面对特朗普的支持者和新政府?

如果克林顿获胜,特朗普很可能拒绝承认新总统的合法性。克林顿的支持者不会上演这样的戏码。他们可能会指出特朗普输掉了普选,因此不能说赢得了压倒性民主授权,但结果仍然是特朗普当了总统。最重要的是,他们应该不会主要依靠另一种形式的身份政治来 应对特朗普的民粹主义身份政治。

相反,克林顿支持者应该聚焦于用新方法吸引特朗普支持者的兴趣,同时坚决捍卫感到受到特朗普日程威胁的少数人的权利。他们必须竭尽全力捍卫自由民主制度,如果特朗普试图削弱制衡的话。

要想克服艰难选战后加剧一国政治分歧的经常出现的陈词滥调,我们需要准确理解特朗普作为极端民粹主义者是如何吸引选民,并在此过程中改变他们的政治自我意识的。运用正确的话语,以及最重要的,可信的政策方案,这一自我意识可以再次改变。今天的“无产阶级特朗普”(Trumpenproletariat)们不会永远败给民主,克林顿说,她称他们是“不可挽救的”(但她也许有一点是对的,其中一些人决定继续成为种族主义者、“恐同”和“直男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