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特朗普的无定新世界

发自墨西哥城——继任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新政府唯一确定能为人们带来的一点,就是其不确定性。保留不确定性或许是一个成功的商业策略,但对于世界上最强大国家的领导者来说,这却是一个令人不安甚至危险的特质。而在三大敏感政策领域则尤其如此

第一是美国经济及其对所有其他经济体的影响。如果特朗普实施减税并成功启动大规模基础设施计划,美国的预算赤字将会上升,甚至可能急剧上升。这会与美联储的逐步加息一起令美元进一步走强,进而削弱所谓的新兴市场货币,并将货币从世界其他地区转移到美国。

随着拉丁美洲,亚洲和非洲国家的货币贬值,它们将面临储备下跌或本国利率飙升的情况,同时通胀率上升。对于那些自从大宗商品繁荣期终结以后只能勉强维持的经济体,这是一个令人担忧,甚至有点可怕的前景。

另一方面,特朗普可能继续维持自身决策飘忽不定的特质,不去减税,不兴建大型基础设施,甚至连在竞选时承诺修建的墨西哥边境墙都置诸脑后。在这种情况下,美国经济不会升温,股市的反弹可能逆转,美联储可能延后提升利率,美国的赤字也不会如小布什执政时 2001年9月11日遭遇恐怖袭击后失控。

新兴经济体在这种情况下不会受到太大的影响,它们甚至可能受益于谨慎定价的美元以及无赤字无通胀的美国经济。但是只要特朗普的项目继续存在不确定性,他实际上将可能导致最坏的情况发生,因为市场,投资者,各国中央银行和政府虽然都想往好的方向想,但它们别无选择,只能为最坏的情况做好准备。

对古巴来说就是如此,这个国家首当其冲地受到特朗普推翻奥巴马政策的竞选承诺影响。由于美国众议院拒绝通过废除美国禁运来实现美古关系正常化,奥巴马被迫诉诸在法律上可以撤销的行政命令来放宽对旅行,汇款以及贸易和投资的限制。

而特朗普却许诺要废除所有这一切,直到他能够“为古巴人,古巴裔美国人和美国整体达成一项更好的交易”。虽然他并未具体说明自己究竟想干什么,但似乎想从劳尔·卡斯特罗争取更多的人权让步以换取奥巴马政府本已作出的单方面让步。但这根本就是个不可能实现的计划:卡斯特罗政权不会做些自己从来没有做过的事,也没打算就内部政治问题与另一个国家谈判。因此也没人知道奥巴马政府的古巴政策是否会在特朗普那得以延续。

如果未能延续,则美国的旅游业将受害最甚。如今各主要航空公司都开通了往返古巴的航班,古巴裔美国人和任何其他游客可以自由旅行,这意味着在酒店,电信,交通,零售银行和其他相关行业都有投资机会。可一旦特朗普可能取消所有这些航班,任何投资承诺都将其刻化为乌有,例如花2亿美元翻新哈瓦那的何塞·马蒂国际机场。

值得再次强调的是,这种持续的不确定性不仅影响古巴,还会极大作用于那些潜在投资者,因为他们必须承担最坏的后果。任何脑子清醒的投资者都不敢打赌说特朗普必定表现明智,并在规则随时改变的情况下投资古巴。而另一个不时在特朗普言论和行动的影响下一惊一乍的国家则是墨西哥,其规则究竟如何走向也是未知之数。

在大选期间,特朗普无所不用其极地诋毁墨西哥和墨西哥人民,还承诺兴建边界墙,大规模遣返无证墨西哥移民,重新谈判或废除北美洲自由贸易协定。这在墨西哥国内引发了广泛辩论,研究这一切是否真的会发生以及该国如何应对,特别是在废除北美自由贸易协定方面。

据特朗普所说,美国在自由贸易协定下遭受了净失业,因为墨西哥工人要求的工资低于美国工人。但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的美国支持者以及许多墨西哥人认为该协定实际上为美国创造的职位要比在特朗普胜选的老工业州流失的更多,因为它增加了美国对墨西哥的出口。无论如何,对来自墨西��的产品征收关税只会变成对美国消费者征税。其中还有谈判的空间,而一个新的更合理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将最终打消所有签约国的忧虑。

但问题在于这个“最终”究竟要多久:墨西哥人没有太多时间了。墨西哥总统恩里克·佩尼亚·尼托治下的年经济增长率只有2%,这可是不正常的,如果没法增加外国投资,经济也不能更快地扩张。 但在北美自由贸易协定问题一天未能尘埃落定,新的贸易和投资规则也就一天没法理清和编纂,自然也无力实现投资和经济复苏。

我们或许可以把特朗普的全名改成唐纳德·“无定(Uncertainty)”·特朗普,而他甚至可能挺喜欢那个绰号。 但对于几乎所有人来说,特朗普的不可预测性是一个大麻烦。 1月20日,所有与美国打交道的国家都必须将尽量减少与新政府的瓜葛作为最高优先事项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