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 Conditions

当美国总统不再可信

发自亚特兰大——白宫正试图阻止美国众议院特别情报委员会审阅一份举报人投诉,其中详细说明了特朗普总统屡次试图向乌克兰总统沃洛德米尔·泽伦斯基(Volodymyr Zelensky)施压,令其调查前副总统乔·拜登(Joe Biden)之子——也是一位排名靠前的2020年总统大选民主党参选人。鉴于特朗普此前已不下十次拒绝配合国会调查,此次事件很可能以另一场僵局收尾。而民意调查也显示公众已经对特朗普政府这些每日真人秀闹剧感到厌倦了。

但不管乌克兰丑闻是否能占据新闻头版,它都会一直困扰着美国情报界——后者一直是特朗普的心腹大患。特朗普过往曾多次肆意攻击美国情报机构,讨好俄罗斯总统普京,并向外国官员泄露机密,都一切有可能令那些高价值情报来源被破坏。同时这种行为也已经引发了人们的严重忧虑,不知道是否可以放心将敏感情报递交给特朗普。如今情报领导人们也必须好好想明白究竟要在多大程度上服从白宫的指令。

毫无疑问,美国情报共同体总监察长迈克尔·K·阿特金森(Michael K. Atkinson)向国会披露该项举报人投诉的建议是一个正确的选择。这也是法律授予他的特权,而进十年以来的法律判例也进一步支持了这一决定。即便如此,美国国家情报局代理局长约瑟夫·马奎尔(Joseph Maguire)仍在阻挠阿特金森的转介,声称其不涉及“紧急”情报,只是特许保密(即总统)通讯事务。

随着政府和国会之间的对峙以及针对特朗普行为的调查不断扩大,将来肯定会有更多来自白宫的否认,瞒骗和拖延举措以及对情报界的攻击。为了调动起2020年大选的选民基础,特朗普必将利用这一举报人投诉来支撑他所谓有某些虚构的“深层国家势力”想对付他的说法。实际上他已将举报人斥为“党派分子”,还质疑那个官员是否爱国。而这种“戴帽子”的做法也响应了他针对前情报和执法官员所实施的更广泛的人格贬损运动。对此那些现役情报专业人员也有充分理由相信自己很快也会成为总统的靶子。

特朗普对情报机构的厌恶会对美国国家安全产生深远的影响。美国国家情报局局长这个该国最重要的情报工作岗位目前还没有人选;参考过往的情况会有更多高级官员在2020年大选之前离职从而留下更多空缺。此外特朗普还不断尝试将手下一些政治走狗安插到关键国家安全职位,约翰·拉特克利夫(John Ratcliffe)就是一个例子,这名资历浅薄的议员曾被总统提名担任国家情报局局长,但在被曝伪造履历后撤销了。

2020年的竞选活动会令情报界的境况更加糟糕。急于展示自身实力和成就的特朗普只会更加胡乱处理机密信息。2017年他向来访的俄罗斯外交官吹嘘自己所知道的事情,导致

Subscribe now
ps subscription image no tote bag no discount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today and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On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PS archive of more than 14,000 commentaries, and our annual magazine, for less than $2 a week.

SUBSCRIBE

以色列在叙利亚的一项敏感情报行动陷入危机。就在上个月,他把一张高度机密的美国间谍卫星图像发上推特来嘲讽伊朗,还附上伊朗试验场导弹发射失灵的详细注释。正如某些私人情报分析者当即指出的那样,这一图像对美国的对手具有巨大价值。

美国情报人员不会——实际上也不能——信任特朗普。本月早些时候我们从多种渠道获悉中情局在2017年被迫从莫斯科将一名极有价值的俄罗斯线人偷渡出国,因为担心特朗普可能危及此人的人身安全。乌克兰丑闻加剧了这些担忧,因为情况表明特朗普在涉及自身政治利益时会毫不犹豫地无视美国盟国和情报伙伴的利益。

白宫一方面向泽伦斯基施压,一方面又无故扣留经国会批准的近4亿美元对乌军事援助的做法只是这一状况的最新例子而已。特朗普还认为朝鲜正在进行的短程导弹试验无关紧要,尽管美国,韩国和日本情报分析家都认为这是朝鲜对日本和韩国(以及对驻扎在这两国的美军)发动打击能力不断增强的证据。。

乌克兰事件还展现了特朗普将如何处理威胁其连任前景的情报人员的早期迹象。总检察长威廉·巴尔(William Barr)对2016年俄罗斯干预大选事件调查的情报来源的正式调查充分说明了白宫在恐吓情报官员方面的行径,大概是希望他们能淡化对俄罗斯持续干预行动的调查。美国情报和执法机构(包括上个月发表的一份重要报告所涉及的联邦调查局)都警告说俄罗斯已经在筹划对2020年大选的袭击。这些发现将这些机构直接置于特朗普的对立面,因为后者一直拒绝承认克里姆林宫在2016年竞选活动中帮了他一把。

归根结底,情报界在这种条件下适当履行其职能的能力将取决于其领导者。自中情局前局长威廉·科尔比(William Colby)向国会调查员开放档案(当时该机构被指控从事被禁止的间谍活动)以来已经过去了近半个世纪。尽管他的决定当时颇具争议,但我们现在知道此举通过建立有效的监督体系来保护了整个情报界。

科尔比当年总是随身携带一本美国宪法的缩印本。在他看来,中央情报局是美国民主的组成部分,也依赖三权分立而运作。这也是情报界仍然可以发出的一个清晰而响亮的讯息——而且不必担心任何人的掩护被揭穿。

Read more about the changing nature of value in the age of Big Data,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and automation.

Click here

https://prosyn.org/RctnFw9zh;
  1. haass107_JUNG YEON-JEAFP via Getty Images_northkoreanuclearmissile Jung Yeon-Je/AFP via Getty Images

    The Coming Nuclear Crises

    Richard N. Haass

    We are entering a new and dangerous period in which nuclear competition or even use of nuclear weapons could again become the greatest threat to global stability. Less certain is whether today’s leaders are up to meeting this emerging challeng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