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rajan58_waitforlight_getty images_shipping Waitforlight/Getty Images

贸易战的真正代价

发自芝加哥——最近的日子每过一天,就会多一项针对贸易的袭击。那么为何如今每一项争议——无论是关于知识产权、移民,环境破坏还是战争赔偿——都会对贸易造成新的威胁?

在上世纪大部分时间里,美国一直都管理并捍卫着它在二战结束时创建的,以规则为基础的贸易体系——这种制度要求从根本上破除战前那种各大竞争势力相互猜疑的环境。美国促使大家认识到一个国家的增长和发展是可以通过贸易和投资的增加而使所有国家受益的。

在这一新制度下,一系列规则得以制定来限制经济强国的自利行为和强制威胁。美国是一个仁慈的霸主,不时敲打那些恶意行事的参与者。与此同时,只要那些国家能遵守规则,该体系下的多边机构(尤其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就会在它们急需资金时施以援手。

而美国的力量源自于其对各多边机构投票权的控制,无论是直接的还是通过其对七国集团成员国的影响力,同时它本身还拥有巨大的经济实力。但重要的是,大多数国家都相信美国不会滥用其权力来促进自身利益,就算这样做了至少也不会过度。美国也没什么理由去背弃这种信任。没有一个国家能与其经济生产力比肩,而苏联这个唯一军事竞争对手又基本不在全球贸易体系之内。

以规则为基础的贸易和投资扩张为美国企业开辟了利润丰厚的新市场。同时因为美国负担得起这种宽宏之举,所以它可以允许一些国家进入其市场而不求获得与之对等的市场准入水平。

更大范围的开放贸易或许会对一些本地工人产生潜在影响,但倘若有新兴市场经济体政策制定者对此表示担忧,经济学家们就会立刻向他们保证任何局部苦痛都会被长期收益所抵消。政策制定者们所要做的就是将贸易收益重新分配给那些落后群体,只不过这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尽管如此,考虑到整体利益,在这些新生民主国家中落后群体的抗议被视为可接受的成本,并且很容易被遏制。事实上新兴市场经济体极为擅长于新技术和低成本运输和通信,从而设法从工业化国家接管了大量制造业。

Subscribe now
ps subscription image no tote bag no discount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today and get a free copy of our new magazine, Sustainability Comes of Age, along with unlimited access to On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entire PS archive of more than 14,000 commentaries, and our annual magazine, for less than $2 a week.

SUBSCRIBE

同样,贸易对劳动者的影响程度也不平等,如今发达国家——尤其是小城镇——那些受过适度教育的工人首当其冲,而从事城市服务业的高技能劳动者则一片兴旺。

与民主尚未深入人心的新兴市场不同,发达国家劳动者队伍中心怀不满的人数不断增加,其情绪也不容忽视。对此政策制定者们会以两种方式来回应这种贸易抵制行为。首先,他们试图通过贸易和融资协议将其劳工和环境标准强加于其他国家;其次,他们推动了更严格的知识产权执法——其中大部分知识产权都归西方企业所有。

这两种手段在延缓就业流失方面都不是特别有效,但要破坏旧秩序还需要某些更大的事件:中国崛起。与日本和东亚四小虎一样,中国是在制造业出口的支撑下实现了增长。但与这些国家不同的是,它如今可能在服务和前沿技术方面与西方直接展开竞争。

在顶住了外部压力的情况下,中国根据自身需要去实施劳动和环境标准并征用知识产权。它现在已经在机器人技术和人工智能等领域逼近技术前沿,就算它无法获得目前进口的相关部件,中国科学家也可能弥补这一差距。对发达国家来说最值得担忧的莫过于中国蓬勃发展的科技产业正在同步提升其军事实力。而且与苏联不同,中国是完全融入世界贸易体系的。

但这种基于规则的交易秩序的核心前提——即每个国家的增长都会使其他国家受益——目前正在瓦解。发达经济体发现相对于那些采取不同监管形式,相对贫穷但高效的新兴市场国家来说,自身发展过程中所采用的更高级监管架构和标准如今反而使它们处于竞争劣势。这些新兴国家反对那些外部企图强加给它们的、未经民主选择的标准,例如较高的最低工资标准或停止使用煤炭,尤其是当今这些富裕国家当年发展时也未实施这些标准。

同样出问题的地方还有包括中国在内的新兴经济体都延迟向发达工业开放国内市场。而那些发达国家企业又特别渴望能不受约束地进入诱人的中国市场,并一直在推动本国政府去实现这一点。

但是尽管中国在经济和军事上对美国提出了挑战,但最大的问题是老霸权不再将中国的增长视为一种无可置疑的好事。它几乎没有动力去慷慨地引导一个能够让战略竞争对手崛起的系统,难怪系统已经开始崩溃了。

那么我们将何去何从?中国可以被拖慢,但却无法被停止。相反,一个强大的中国必须看到新规则的价值,甚至成为这些规则的守护者。要做到这一点,它必须在设置相关规则时发挥作用。否则世界就可能会分裂成两个或多个相互猜忌互不关联的集团,导致今时今日将各国联系起来的人员,生产和财务流动全部中断。这不仅在经济上是灾难性的;还会增加发生误解和军事冲突的可能性。

不幸的是,时间永远无法倒流。一旦破碎,信任就无法神奇地恢复。我们希望中国和美国可以避免在贸易和技术战争中拉开新战线,同时承认谈判的必要性。理想情况下它们会得出一个临时双边修补方案。然后所有主要国家将聚集在一起谈判一个新的世界秩序,以容纳多个大国或集团而不是单一霸权,其规则可以确保每个人——无论其政治或经济制度和发展状况如何——都能负责任行事。

在上一回是一场大萧条,一场世界大战和一个超级大国才让世界明白了这个道理。那么这次又能有所不同吗?

https://prosyn.org/q7IqH3Q/zh;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 Condi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