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

特朗普会打垮西方吗?

伦敦——我把自己的整个政治生涯都奉献给了所谓的“西方”。这不是字面意义上的“西方”:尽管欧洲和美国是它的核心地带,但它也包括像澳大利亚和日本这样遥远的国家。说它是拥抱共同希望和价值观的社会反而更加形象。由于美国在二战后的全球领导地位,西方世界受到美国硬实力的保护和美国软实力的影响。而且这里是全世界最和平和繁荣的地方。

西方早已为全球秩序奠定了基础——上述基础也许在有史以来最为成功。在美国的领导下,西方建立、打造和倡导一整套国际制度、合作安排和解决共同问题的共同办法。因为这套体系有助于维护世界多数国家的和平并促进繁荣,其中的方法和原则吸引了成百上千万的追随者。

但唐纳德·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威胁到了整套制度。如果特朗普任职期间兑现他在虚伪粗俗竞选活动时所作出的承诺,他有可能会破坏一项复杂的创造,这项创造耗费了数十年才得以完成,并已经惠及了成百上千万的民众。像美国人一样,我们这些这套制度的受益者必须在其走向消亡前为之奋斗。

推进贸易保护主义是特朗普不应兑现的一项承诺。自由贸易协定和终止新的谈判前提是认为全球化应当为导致美国工人阶级在经济上陷入困境的收入不平等加剧而负责。但美国工人经济痛苦的真正根源是技术创新和向富人倾斜的税收及支出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