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container ship leaves Hamburg port Morris MacMatzen/Getty Images

欧洲不应报复美国的保护主义

慕尼黑—美国总统特朗普正在通过贸易保护主义兑现他的“美国优先”承诺。欧洲应该如何应对?

特朗普暂时让欧洲豁免其新实施的钢铁和铝进口关税。但他的达摩克利斯之剑——高进口关税仍然悬在欧洲头顶。事实上,他已经表示要对欧洲汽车实施进口关税——特别是宝马和奔驰——以帮助美国汽车制造商,尽管这会伤害美国消费者。和往常一样,消费者在政治上不如生产商有权有势,因为他们的平均损失不及生产商的平均收益,并且他们也面临更多的集体行动壁垒。

欧盟已在考虑对多种美国进口商品实施报复性关税——如哈雷摩托和橙汁和花生酱等食品——希望以此促使美国生产商向特朗普政府施加压力。显然,这在当下会有一些效果,但最终是个错误的策略。

事实上,报复性关税非常危险,因为它们有可能引起广泛贸易战。而与特朗普的错误说法相反,贸易战没有赢家,因为它会破坏劳动分工。贸易战也不可能“容易打赢”。正好相反,和常规战争一样,贸易战不可能赢。

除了这一一般的贸易战风险,还有很多原因表明(尤其是)欧盟委员会若采取报复性关税将适得其反。首先,报复性关税可能会让人怀疑欧盟委员会的动机至少一部分是为了让自己攫取更多海关收入,作为英国退欧所引发的金融危机的对冲。尽管这些收入将纳入即将到来的欧盟国家预算谈判,对欧盟委员会动机的质疑仍对它极其不利。

无论如何,千万不要在玻璃房子里扔石头。欧盟这座房子就相当脆弱:它对美国进口汽车征收10%的税收,而美国对欧盟进口汽车只征收2.5%的关税。这一不对称税收的原因是美国通过所谓的TRIPS协定获得更大的知识产权保护,但事实上关税仍然能破坏了消费者利益,因此非常不合理。

What do you think?

Help us improve On Point by taking this short survey.

Take survey

欧盟还出于系统性原因,征收等同于增值税率的进口销售税。农产品进口税更是畸高。从一开始,欧洲经济共同体就受到德国和法国之间的坏妥协的影响:法国农民可以超额定价,而德国可以向法国出售工业品。

这一妥协所造成的农业保护主义系统一直持续至今,比如,牛肉进口税高达69%,猪肉为26%。拜这些高额进口关税所赐,欧洲农产品价格平均比世界水平高出20%左右。这让全欧盟消费者背上了沉重的负担,尤其是需要将收入的大部分花在食品上的穷人。

欧洲农业保护主义还危害了发展中国家,这些国家无法在欧洲市场上出售农产品——而其中许多国家唯一能够出口的只有农产品。据加拿大经济学家约翰·威利(John Whalley)的一项较早的研究,农业保护主义给发展中国家造成的劣势足以抵消发展援助带给它们的收益。

美国农民也是输家,因为他们无法进入巨大的欧洲市场。因此,从这个角度看,特朗普批评欧盟保护主义并不错误。欧洲阻止进口比本土生产便宜得多、同时又是人的生存所必须的一大类产品进入其市场。

欧盟必须确保它是真正的自由贸易堡垒,即使美国即将成为保护主义大本营。这意味着欧洲切不可牺牲欧洲公民的利益满足法国农业游说集团的要求和欧盟委员会的融资需要。它也绝不应该参与到大西洋两岸的虚张声势比赛中。

反之,欧盟委员会应该采取避免事态升级的策略,主动降低美国进口商品的关税并重启跨大西洋贸易和投资伙伴关系谈判。如此,特朗普就能在国内宣称取得胜利,同时让欧洲消费者摆脱欧盟农业保护主义的束缚,提高欧洲人民的生活水平。

http://prosyn.org/tjVgGs5/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