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 Conditions

salehiisfahani5_Joe RaedleGetty Images_trumpprayingchristiancoalition Joe Raedle/Getty Images

特朗普盲目走向战争

华盛顿—2018年5月,当美国总统决定美国退出联合全面行动计划(JCPOA)时,伊朗外交部长、伊核协议的伊方主要缔造者贾瓦德·扎里夫(Javad Zarif)是伊朗最受欢迎的公众人物。一年后,马里兰大学的一份民意调查显示,扎里夫的支持率被卡西姆·苏莱马尼(Qassem Suleimani)少将远超。苏莱马尼是强硬派革命卫队指挥官,在巴格达被特朗普下令实施的暗杀行动杀害。

特朗普他授权杀死苏莱马尼的无人机打击是为了“阻止战争”。但更有可能的是他开启了一场战争——或至少开启了迈向战争的征程。

不能指望领导人精准预测到他们的外交政策决定的影响。但他们的预期应该是现实的,即,应该基于可信的情报和对经济、政治、历史和文化动态的全面理解。如果预期不现实,结果常常是灾难性的。

美国总统小布什2003年决定入侵伊拉克便是如此,这一决定导致数十万伊拉克平民死亡。而特朗普几乎所有外交政策决定几乎都是如此,特别是与伊朗有关的决定。

特朗普的第一个打错是退出JCPOA。伊朗没有违反2015年核协议的条款,其他签署国也仍承认协议。但特朗普希望伊朗领导人做出更大让步,因此无视本国所做的承诺,重新实施制裁,并要求合作伙伴和盟友跟进。

 “最大压力”策略理应像国务卿麦克·蓬佩奥(Mike Pompeo)所说的那样,让伊朗迅速就范于美国的过分要求,或者让伊朗经济崩溃。特朗普的鹰派顾问们向他保证,在后一情形中,不计后果的赤贫伊朗老百姓将抛弃苏莱马尼等强硬派,而支持能带来地区和平与稳定的新领导层。2018年,时任特朗普国家安全顾问的约翰·博尔顿(John Bolton,他此前鼓吹用轰炸让伊朗投降)告诉一些伊朗流亡分子,他们可以在“2019年前”庆祝改朝换代。

Subscribe now
Bundle2020_web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today and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On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PS archive of more than 14,000 commentaries, and our annual magazine, for less than $2 a week.

SUBSCRIBE

特朗普政府在其对伊朗的评估中是如此自信,似乎从未考虑过会有其他结果。比如,特朗普政府没有考虑伊朗有可能以提高石油产量作为应对,减少出口。诚然,这并不是最显而易见的反应,因为这可能影响到伊朗剩下的出口收入。但伊朗也需要石油,也无法承受可比进口品价格暴涨;11月,反对汽油涨价的示威席卷全国。

特朗普政府绝对没有预料到,制裁重启两年后,伊朗经济表现出复苏迹象。但是,在2019年第三季度,就业同比增加3.3%,事业降至七年来最低点。

显然,特朗普政府严重误判了伊朗。但关于伊朗情况的错误信念远不止于白宫。2018年《纽约时报》的一篇社论向人们展示了其描述伊朗经济和政治脆弱程度的报道的证据标准之低。

该评论说,据“官方来源”,2015年有40%的伊朗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但这一信息的来源超链接来自一个晦涩的波斯语网站,根本没有提到任何官方报告。与此同时,世界银行数据表明,2015年伊朗国际可比贫困率为11%,大致与相邻的土耳其相当。

是的,这篇文章发表时,伊朗人正在示威抗议经济困难。但示威不等于革命,更不等于成功地颠覆政权,特别是在一个安全部队愿意也能够用极端暴行来镇压异见者的国家,就像他们在阻止11月的汽油价格示威那样。

但观察者应该知道一个假定,即伊朗强硬派凭借绝对力量控制权力。马里兰大学民调表明,不仅苏莱马尼支持率很高,另一位强硬派、伊朗司法体系头目依布拉希姆·莱伊西(Ebrahim Raisi)也不遑多让。

这不难理解,在2013年和2017年选举中,伊朗人支持的是温和派的扎里夫和总统鲁哈尼,因为他们相信和协议将开启和平与经济安全的新时代。但虽然这些领导人成功签署了JCPOA,他们仍无力阻止美国违反协议。

伊朗人渴望稳定与繁荣。相反,他们经济日益困难,不可预测性日益高企,包括美国着眼于改朝换代。美国在周边国家中支持政权颠覆效果甚差,因此许多人转而支持苏莱马尼,20世纪80年代,他成功地在萨达姆·侯赛因面前保全了伊朗边境,最近更是在与伊斯兰国的战斗中鞠躬甚伟。

乔治·奥威尔(George Orwell)有一个著名的警告,错误的信念最终会“撞上铁一样的事实,常常是在战场上。”不幸的是,这一幕很有可能发生在美国的伊朗政策上——并且很快。

https://prosyn.org/XdUWiIJ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