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特朗普的混沌政府理论

华沙—从特朗普宣誓就任美国总统的几周来看,很显然他想要颠覆作为“政治正确”的起点的进步平等(progressive-egalitarian)日程——不仅仅在美国,而是在全球。特朗普的“军师”、极右翼媒体“布莱巴特新闻”(Breitbart News)CEO史蒂芬·班农(Stephen Bannon)早就在着手布局这一意识形态工程,我们现在知道,他和特朗普的言论必须认真地按照字面意思对待。

特朗普的过渡期一开始令人安心,因为他认命了许多无可争议的资深人士(当然也是资深富豪)进入他的内阁。但是,履新之后,特朗普和班农就打开了地狱之门,开始不折不扣地实施他们的计划。

首先,特朗普任命班农为国家安全委员会最高机构首长委员会主任。接着,他任命名不见经传的英国雷丁大学商业研究教授泰德·马洛克(Ted Malloch)为美国驻欧盟大使。马洛克最近表示要“做空欧元”,并预测欧元活不过18个月。特朗普还提高了与墨西哥爆发贸易战的可能性,时不时“怼”一下美国大公司,还签发行政命令禁止七个穆斯林占人口主体国家的旅行者入境。

特朗普和班农想要实施的意识形态工程可能产生深远的地缘政治和经济影响,不仅是进步派,即便是我这样的彻头彻尾的保守派也应该感到担忧。要想知道他们究竟想走得多远,就必须明白他们的终极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