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kers make steel at the NLMK Indiana mill Scott Olson/Getty Images

自废武功的特朗普

发自布鲁塞尔——跨大西洋贸易战已经传出了第一声炮响,美国首先开始对从欧盟(以及加拿大和墨西哥)进口的钢铁征收高额关税,而欧盟则发誓要对这种无端攻击实施报复。此外美国总统特朗普也已经宣布要对汽车进口展开国家安全威胁调查,对此任何针锋相对的回应都可能将冲突从钢铁扩大到对欧洲至关重要的汽车产业。

不幸的是,主导着欧盟应对方针的似乎不是经济逻辑而是情绪以及短期政治姿态。首先,欧盟(及其他美国贸易伙伴)的表述中实际存在着重大矛盾。欧盟声称钢材进口关税伤害的主要是美国自己,大多数经济学家也会对此表示赞同。但这也意味着欧盟采取的对策也会极大伤害欧洲自身。

由于欧盟委员会威胁施加的选择性关税影响的是成品而非钢铁这样的生产原料,其反制措施对欧盟消费者造成的损害将小于特朗普钢铁关税给美国经济所造成的破坏。但增加关税仍然是一种自残行为。经济学家们总会饶有兴趣地观察到那些针对别国保护主义行为的反制措施就如同是说:“如果你朝自己的脚开枪,我也会这样做。”

而针对特朗普所谓美国钢铁行业的发展壮大更符合其国家利益的恰当回应应该是:“总统先生,如果您坚持认为国家安全需要贵国工业减少使用优质欧洲钢铁,我们很乐意从命。我们会组建一个欧洲生产商的价格联盟,并要求他们提高向美国客户的出口价格。”

从技术上讲,这相当于欧盟同意执行一个委婉称之为“自愿出口限制”的方案。从严格的经济角度来看,这对出口国来说是关税之外的另一个极具吸引力的替代措施。根据刚公布的钢材进口关税,美国至少将获得一些收入。在钢铁方面涉及的金额相对不大。即使美国钢铁进口金额下降近一半(至160亿美元),对这类产品的25%广义进口关税依然可以每年带来近40亿美元入账。但对于今年可能逼近1万亿美元的美国财政赤字还是杯水车薪。但如果欧盟同意实行“自愿出口限制”,欧洲生产商将从提价中额外获得40亿美元的收入,这笔资金将令它们大受鼓舞,使其能够投资于更高的生产力以及更可持续的生产。

换句话说,如果特朗普只是希望盟国减少对美出口,那么可以通过欧盟生产商提高价格和攫取更高的收入来满足他——而掏钱补贴国外钢铁生产商的则会是那些美国钢铁使用者。

What do you think?

Help us improve On Point by taking this short survey.

Take survey

欧洲领导人应该向美国表明自己愿意建立一个钢铁生产商自愿出口限制组织,而不是张牙舞爪地挥舞着即将加征关税的一长串产品清单。韩国已经成功应用了这一策略,该国钢铁生产商不会被加征关税,因为它们通过将价格改高来减少了出口,也因此可以得到更高的利润。

当然有人会立刻跳出来反对说“我们不是韩国。欧盟太大了,没法这样做。”但严酷的现实告诉我们欧洲还得依赖于美国的安全保护伞,也没有任何迹象表明欧盟的反制措施会使特朗普放弃他那飘忽不定的政策进程。因此冰冷理性的经济逻辑应该被放在不合时宜的政治自尊心之上。

而自愿出口限制也可以安抚美国的事实也意味着贸易谈判所依据的常规思维并不适用于当前这种状况。这种以经济学家所钟爱的“博弈论”模型做支持的思维认为报复事实上是最好的策略,但这只能应用在双方都将关税威胁作为其主要讨价还价工具的“正常”谈判中。一旦某个谈判方(美国)提出用取消关税来换取出口限制时,博弈就结束了:这是一个让人无法拒绝的好提议。

但在美方前段时间提出这一点时欧洲却表示拒绝,一方面或许是出于自尊心受损的报复心态,另一方面欧盟竞争规则也难以让欧洲钢铁生产商组织价格联盟。此外欧盟一直以来都力争让WTO将自愿出口限制定义为非法行为。但欧洲能够且应该克服这些法律和外交的细枝末节以达成对欧盟经济有利的解决方案。

钢铁是眼下的问题,而汽车方面的矛盾可能在不久之后爆发,谁也说不清下一个遭殃的是哪个行业。欧洲领导人不应与自身最大的贸易伙伴一步步卷入一场耗费巨大的斗争,而应该收起自己的自尊心,并在特朗普一意孤行将美国经济带进死胡同时推他一把。

http://prosyn.org/6TK9BaC/zh;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