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 Conditions

salehiisfihani4_Sir Francis Canker Photography Getty Images_Iranflagcitylandscape Sir Francis Canker Photography/Getty Images

伊朗能活过特朗普吗?

布莱克斯堡,弗吉尼亚州—2018年5月总统特朗普让美国退出伊朗核协议并重启制裁后,伊朗经济产出大幅下降。尽管经济暂时还没有崩溃,但时间对伊朗不利。美国政坛陷入了混乱,总统选举即将举行,伊朗领导人面临着一个难以避免的任务:决定是否以及如何与尽管对自己怀有敌意,但也急需高调胜利的特朗普政府周旋。

就像外交政策中经常出现的那样,对于与特朗普对话的成本和收益平衡问题,伊朗领导层一分为二。有人认为值得等待,直到2020年美国总统选举后再坐回谈判桌前,届时,对面有可能将变成更加容易预测,不那么善变的民主党政府。

但如果特朗普赢得选举,他的立场将比以往更加强硬,也不太可能比现在更能接受妥协。现在,可见的外交政策胜利(或者更重要的,取得外交政策胜利的样子)符合其个人利益。此外,伊朗经济条件一年后可能会比较凄惨,进一步削弱其谈判立场。

伊朗经济的当前状态很难评估。对于制裁以来累计产出损失的估算再5% 至15%之间。伊朗人宣称——并能拿出了支持他们的数据——自春季以来一直为正,但外部观察家并不信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预计伊朗经济今年将萎缩高达9.5%,而去年的降幅为 4.9%,伊朗自己的数据也印证了这一点。

在这样的背景下,对于长期增长前景和经济发展战略,伊朗决策者陷入了激烈的争论。一方是以最高领袖哈梅内伊为首的强硬派,他们希望重组经济,从而更好地应对国际孤立。

强硬派指出,经济已经显示出复苏迹象,尽管石油出口并没有复苏。首先,伊朗货币里亚尔2018年暴跌70%,目前已经收复了三分之一的跌幅,并可兑换性充分,表明伊朗经济行为人并没有放弃里亚尔。

Subscribe now
Bundle2020_web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today and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On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PS archive of more than 14,000 commentaries, and our annual magazine, for less than $2 a week.

SUBSCRIBE

新公布的数据还显示出令人满意的就业情况。2019年第三季度,创纪录的2475万伊朗人有工作,同比上升3.3%;经济中的就业岗位增加了大约80万个,其中三分之一是制造业岗位;失业率为10.5%,为七年来最低值。

这些发展态势表明,石油出口限制可能正在迫使伊朗实现经济多样化,荷兰病正在治愈。伊朗强硬派指出,美国制裁刺激了“抵抗经济”,使伊朗总体贸易依赖程度下降,而对西方贸易尤其如此。伊朗保守派肯定希望,这将阻止伴随全球化而来的“文化入侵”。

但总统鲁哈尼的以技术官僚为主导的改革派政府并不想放弃三十年来的努力——减弱国家对经济的主导,并采取经济开放。他们,以及许多私人部门人士,持有西方新自由主义思维,即政府应该受到限制,而企业应该获得自由,这是唯一可行的繁荣之道。

技术官僚和新自由主义者指出,伊朗经济复苏是暂时性的。政府不得不印钱来填补石油收入下降造成的预算缺口,里亚尔迟早将遭到严重的通胀压力。政府对抗通胀的能力受到了严重制约,因为更强势的货币会耗尽竞争优势,而竞争优势又是就业反弹的源泉。

无论如何,改革阵营指出,再当前制裁机制下,外国投资受到抑制,伊朗也无法获得经济重组所需要的技术,就业复苏最多只能维持一两年。2018-2019年,固定资本形成下降到了GDP的14%,而历史平均水平在30%左右,根本不足以恢复已有资本存量。

伊朗公共部门为如何覆盖当前支出而焦头烂额,无法抵消外国投资的损失。至于私人部门,则面临着信贷动荡,因为伊朗银行大多已经破产。

目前,伊朗准备扩大其铀浓缩行动,这是对抛弃它的国际社会的激烈回应。特朗普重新对伊朗采取制裁,这是不应该的,因为伊朗并未违反核协议的条款。伊朗向世界表明它不会屈服,希望在结束当前僵局的同时,不对美国的要求让步。

伊朗不是唯一需要作出选择的一方。西方领导人必须决定如何应对其铀浓缩活动——平心而论,伊朗铀浓缩水平还远未达到武器级。愚蠢的制裁可能让伊朗饱受其害,但其效果有显而易见的极限。此外,制裁强化了伊朗强硬派的地位,而不利于温和改革派——这一动态加剧了制裁意欲遏制的风险。

国际社会不应该进一步加码制裁——比如重新实施联合国惩罚,相反,它们应该采取更加细致的方针,指引伊朗加大开放,而不是试图迫使其屈服。这一方针必能提高成功谈判的可能,不管是在美国选举之前还是之后。

https://prosyn.org/CQBkkFDzh;